【学术报告】西方具象、“中国”叙述与女性研究主体性的思考

4月17日上午,上个月刚从加拿大完成为期一年的访学回到国内的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唐觐英博士给中心师生带来一场主题为“西方具象、“中国”叙述与女性研究主体性的思考”的访学报告。

640 69

(报告现场一隅,图片来源:丁靓琦)

 

结合访学见闻、经历和研修情况,唐觐英老师分享了有关国外社会的见闻与观察,讨论了海外有关“中国”及“中国女性”的话语状况与问题,并从第三世界主体的视阈中对如何优化有关中国话语表达、如何构建女性研究的主体性进行了探讨,提出了思考。

一、西方具象

 

讲座伊始,唐觐英老师说,今天我们对于西方有种种的甚至可以说是大量的印象或者想象,其中不乏抽象概念式的认知,将“西方”跟“美好”、“先进”、“发达”等完全等同起来,但是,西方实际的情形究竟是怎样的?我们非常需要将对西方的认识“具象”化,需要多层面地、特别是从普通民众的角度去认识西方

唐觐英老师交流了她在实地观察中感知到的西方社会的种种,既有好的、可取的地方,如大学校园学习条件贴近使用者需求,还如全市推行的垃圾分类,但同时也存在深刻的问题与矛盾。

太平洋东岸的大学

唐觐英访学的高校是位于加拿大温哥华市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简称UBC)。该校始建于1908年,是加拿大著名公立研究型大学,环太平洋大学联盟(APRU)成员,与麦吉尔大学、多伦多大学并称加拿大大学“三强”,在经历了百余年的长足发展后,逐渐成为全球知名的综合研究型大学。唐老师在UBC的亚洲学系访学。

被誉为西海岸的明珠的UBC每年都吸引许多世界学子前来就读,有较突出的多样化的学生、全球性的视野及丰硕的研究成果。UBC的温哥华校园还被誉为全北美最漂亮的校园。“温哥华校区三面环海,还有一面是森林,环境比较优美。“唐老师说。

640 70

(UBC温哥华校区俯视图,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学习条件设施

提起UBC,唐老师首先想到的就是它所拥有的独特的多样化学习空间。UBC校区内的大多数建筑中都设有便捷易得的公共学习空间,比如每进一栋楼就可迅速发现的自习桌椅。“此外还有完备的电脑供师生使用,很多时候并不需要自带。”唐老师补充说。(UBC拥有加拿大第二大的图书馆系统,藏书超过540万册,也有上万张地图和电子书,其中亚洲语言书籍的数量规模为全国第一。)

640 71

(UBC公共自习空间,图片来源:唐觐英)

垃圾分类回收

温哥华有比较成熟的垃圾分类回收系统。“比如我们的那个餐饮垃圾,要把玻璃、塑料等先挑出来,放在一个桶里面,而厨余垃圾放到另外一个桶里面,非常具体。”唐老师到了UBC后学到的第一课,就是垃圾分类。

温哥华每户市民家中均有向市政府申请来的垃圾分类容器,包括绿色垃圾箱、普通垃圾箱以及可回收垃圾盒和袋子。其中,绿色垃圾箱用于装厨余垃圾和花园垃圾,普通垃圾箱用于装包括塑料袋、咖啡杯、塑料泡沫等在内的不可回收垃圾。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箱子均有不同尺寸,政府则根据垃圾箱尺寸的大小每年收取数额不等的垃圾收集费,以此鼓励市民少生产垃圾。

贫困现象

“刚到温哥华的时候,我就想会不会有穷困、乞讨的人,在街上留意,没过几天,就发现是有的。”唐老师补充说,“不要以为西方就没有无家可归者,这样的人还不少。并且这些流浪汉中,不少是年轻人。“那些流浪汉在外面该如何度过一夜又一夜?”唐老师指出,西方内部也有明显的贫富分化,我们要有辨识力。在看待国内的问题时,不能总是想着西方的优越性和向它们靠拢。

我们的问题需要结合我们的国情来分析,中国最大的国情就是人口基数大。“这样再小的问题放在中国都是大问题。加拿大总人口3000多万人,如果千分之一的人处于困境中,也就3万多人。放到中国,千分之一的人口就是140多万人,这个数目可不小。”

从“性别”视角拓展

唐觐英老师交流了对于女性问题的观察,介绍了访学期间旁听的一门有关女性研究的课——Intersectional Approaches to Thinking about Gender 。“我们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归结于父权制,归结于男权社会,要看到性别因素之外的其他重要背景和影响因素。”唐老师认为,保持性别化思考和将问题性别化固然有很强的社会批判性和现实反思力,但在此之外,还需要重点关注阶级、种族、城乡、制度等等一系列的现实结构性要素。“女性所遭受的困境并不能简单地以批判男权社会来结束,我们要有更加广阔的视野来观察女性与社会

640 72

(Intersectional Approaches to Thinking about Gender课程的课堂一隅,图片来源:唐觐英)

“在许多重要方面,正是全世界的,尤其是第三世界/南方的成年和未成年女性在承受着全球化带来的影响:环境的恶化;战争;饥荒;服务业的私有化;政府解除管制;福利国家的解体;有偿和无偿工作的重组;监狱里监控和禁闭现象的增多,等等。贫困的成年和未成年女性遭受影响的程度尤为严重。这就是为什么边界内外的女性主义要声讨全球资本主义诸多不道义、不公正行为的原因。”唐老师从一篇解读第三世界女性困境的文献中节选出这段话,着重强调了要从全球南方的视角出发看待女性的困境。

什么是西方具象?

唐老师指出,西方的种种是依据西方的实际而存在的。“我们不能总是以西方为隐含的标准,跟它不一样就说是自己有问题。应该多理解自己的实际,多从自己的实际出发来进行发展、进行创新。 不是说人家有什么我们就要有什么。”应该要看到,西方的“先进”不是绝对的,西方有内在很深的问题。“比如之前提到的社会分化问题、资本主义问题。它们也有很多无家可归的人。“唐老师补充道。

 

二、“中国”叙述

 

作为传播学领域的研究者,来到西方世界,唐老师自然很关注当地媒体是如何报道中国。在对媒体、学术领域有关“中国”话语的观察中,唐老师发现“中国”叙述中曲解、片面的现象还比较多。

迷雾中的中国

唐老师交流了一些案例,如媒体中关于金正恩访华的报道。加拿大的全国性英语报纸National Post(《全国邮报》)在对其进行报道时并没有专注于此次会晤的内容、成果和声明等重要内容,而是聚焦于宴会等次要内容。”这就有点像花边报道了。“唐老师分析这些内容的时候说道,”像这里面它会用sneaky(鬼鬼祟祟的,偷偷摸摸的,暗中的,私下的)这样的词来呈现这次会晤的氛围。“(National Post是加拿大的一份全国性英语报纸,1998年10月创刊,读者主要为高级知识分子、工商金融界人士、加拿大政府官员、以及常驻加拿大的外交人员,其社论和新闻报道经常被国外报刊引用或转载。)

640 75

640 73

(报道内容,图片来源:唐觐英)

“种族、阶级、性别”交叉分析的取向

人除了性别之外,还有很多其他属性。在性别研究中,研究的立场和方法需要落入情景化的社会现实中。正如文化研究学者常说的,“你要穿别人的鞋子去走走路”。性别与环境的交叉、性别与权力的关系、性别与资本主义之间的纠葛、性别与阶级、种族之间的缠绕……当我们进入到具体的语境中去理解某种特定的生活方式对某人的意义,平等也就更进了一步

“我们要注意辨析“西方中心”问题。”唐老师指出,中国有自己具体的国情,当我们在谈论西方的时候,要避免“西方中心主义”。我们要深入认识当代社会女性的状况,认识全球化中西方与第三世界的权力关系。要认识到,“言必达西方,词必携美国”的价值趋向是消解自身的主体性和创造力。

 

640 79

640 77

(海外性别研究图书,图片来源:唐觐英)

三、女性研究主体性

 

通过一年的访学交流,唐老师认为,当下我们女性研究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确立女性研究的主体性。唐老师从吸收“种族、阶级、性别”交叉分析取向、第三世界主体的视野中对如何优化有关中国话语表达、如何构建女性研究的主体性进行了讨论。

“女性” 话语表达的主体性

关于如何优化我们的“女性”话语表达,唐老师交流了她的思考与认识:立足自我,以我为主,以劳动女性立场、红色中国故事为根基

640 81

(报告现场,图片来源:周翼)

女性研究的主体性

围绕如何发展女性研究的主体性,唐老师讨论了四方面:

第一,需要重思、突破“性别”的框架,“性别”平等的主题,进行跨学科的吸收。
第二,改变对西方自由女权跟随的状况,不要抽象化、本质主义化地“批判男权社会”,不要孤立地、笼而统之地“要求女权”、“要求性别平等”
第三,要把立足点放在最广大的女性、放在劳动女性上,去批判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及其中的种族、阶级、性别权力,去讲第三世界的、社会主义的妇女解放话语,去建设社会主义的国家,去促进、引领劳动妇女的主体性,去关注世界上第三世界立场的女性主义。
第四,重视“劳动妇女”主体的研究取向,以劳动妇女主体性为出发点与落脚点关注社会实践领域。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压迫是严峻的、危急的,在抗击这种压迫的最前沿,是对乡村的建设。这是各个学术领域的前沿方向,也是传播学、女性研究的前沿所在,它是整个视野的变化,我们要更新我们的视野,多关注乡村,多深入乡村,多去讨论和思考在乡村建设这个大课题中我们能做什么。

 

四、给同学们的建议

 

最后,唐老师从访学经历与体会的角度对同学们的学习、成长提出一些建议。

一是思考我们当有机会到国外访学时,我们是做一名“游客”、或者一名“消费者”还是来自中国的“思想交流者”?;

二是了解自己,了解本土,了解中国

三是深入中国社会、去深入人民群众,找到真问题,锻炼真本领

四是珍视我们的“中国人”的文化身份,用优秀中华文化培育自我,用优秀中华文化作为同世界交往的纽带。

以上文字根据4月17日上午,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唐觐英博士给中心的师生所做的主题报告“西方具象、“中国”叙述与女性研究主体性的思考”的主体内容和期间讨论内容整理归纳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