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文选编|十年终极之战:看女超级英雄的崛起

上映一月后,《复仇者联盟4:终极之战》在中国以42.83亿的总票房正式下映。除了带给许多漫威影迷震撼与感慨外,影片中极具感染性的女超级英雄集结一幕,更是让人印象深刻。从最初的以辅助工作为主的黑寡妇、佩珀到拥有不同能力的猩红女巫、黄蜂女、女武神以及被赋予超强能力的惊奇队长等等,漫威宇宙中的每位女超级英雄都在不断地觉醒与成长,因此为我们呈现了一部女性成长与发展的伟大篇章。

女性成长离不开爱情?

 

寻找自我、觉醒与成长一直是超级英雄类电影的主题。但在主流商业电影的呈现中,男性的自我成长总能拥有更广阔的背景,事业、爱情、友情、家庭或者某种更为抽象的理想,都可以促成他们的自我突破。相比之下,女性为主角的电影中,女性的成长总是与异性的恋情有关,她们有可能是因为遭遇感情挫折,被男性伤害而觉醒并成长,也有可能是在作为精神导师或人生伴侣的成熟男性的引导下不断进步。

因为主流大众文化提供的女性叙事中,爱情在女性的生命中十分重要。无论是维多利亚时期的罗曼蒂克小说,还是当代各种玛丽苏小说和电视剧,都在向女性灌输一种观念,即爱情小说是属于女性的,女性也应当是重视爱情的,而失去爱情能让女性飞速的成长。《阿丽塔》中的女主角因为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被杀,内心的仇恨激发斗志,因此获得力量上的飞升。主流商业电影为了迎合大众审美,就极有可能将爱情设定为女性超级英雄的必需品。

当然也有许多电影对这种单一的情节设置发起挑战。《末路狂花》中两名女主的反抗与相互救赎,《饥饿游戏》中为了家人、朋友、民主与自由而战的凯妮丝(Katniss Everdeen),都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女性电影的限制。

此外,今年上映的《惊奇队长》也进行了很好的尝试。漫威中的惊奇队长作为能力最强的超级女英雄,其成长并没有限定在爱情的框架中,而是通过突出女性之间的友谊与女性自主意识的觉醒来进行叙事。无论是惊奇队长的精神导师玛威尔(Mar-Vell),还是她的战友、好朋友玛利亚(Maria Rambeau),她们的坚强、独立、勇敢、自信以及相互支持共同努力,是女主能够坚定自我的重要原因。

640 44

此外,影片中女主角对于一直伪装成她精神导师的勇·罗格(Yon-Rogg)的反抗,也是她能够找寻自我、突破自我的原因。勇·罗格为了控制惊奇队长的能力,一直向她灌输“你太冲动,要学会控制自己”的观念,类似的对于女性打压也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相比于男性,女性一直被认为缺乏自我控制能力,感性又敏感,这种刻板印象其实是一种对女性社会身份的禁锢,一种对于女性的性别规训。而女主角最终力量觉醒,并对勇·罗格说出“我不需要向你证明什么”,则挑战了这种规训:究竟女性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不应该由别人来定义。

《惊奇队长》能够走出套路进行叙事,首先要归功于由女性领导的创作团队,《惊奇队长》导演之一安娜·波顿(Anna Bode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们对角色不断进行打磨以期能够打破传统的叙事。其次,类似于《神奇女侠》等女性超级英雄电影的尝试,证明了市场对于此类电影具有很大的接受程度。最重要的是,社会中性别观念的转变与电影创作形成了两性的互动,共同推动了女性成长叙事向多元化发展。

 

 

女性力量得以展现

 

对于《复仇者联盟4:终极之战》中出现的女性超级英雄集结一幕,有影迷指出过于“做作”,这种说法很快遭到反驳,一位推特用户说:“(这一幕是关于)女人站在一起,像一个人一样战斗……与他们并肩作战的男性盟友不是上级,而是与她们平等的战友。”无论在电影里还是电影外,女性超级英雄的能力得到认可,是漫威在女性叙事上的另一个成功之处。

能辅助钢铁侠,也能担任CEO的 “小辣椒”佩珀在终极之战中穿上了钢铁制服,曾经的女武神(Ragnarok’s Valkyrie)成为了阿斯加德的新任领导者,《黑豹》中苏睿公主(Shuri)在科学技术上拥有非凡的天赋与能力,奥科耶(Okoye)带领女战士冲锋陷阵,猩红女巫和惊奇队长被影迷梦冠以“史上最强”的称号,牺牲自己的黑寡妇也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640 45

 

女性能拥有自己的高光时刻,展现女性的力量,是令人振奋的。

但是,女性超级英雄的高光时刻相比起来还是少的可怜,在电影中作为配角的她们,更多是为了突出主人公人物特点而存在,对女性人物缺乏聚焦是好莱坞长期存在的一种谬论的结果。这种谬论认为,女人会看关于男人的电影,而男人不会看关于女人的电影,因为女性在文化中地位很低,因此女性超级英雄很少能获得最广泛人群的认同。《惊奇队长》的导演波顿和弗莱克(Ryan Fleck)也曾表示,在好莱坞传统中,大多数类型电影仍然聚焦于男性主角。

对此,漫威影业联合总裁路易斯(Louis D’Esposito)在2013年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很明显,有一种声音越来越大,那就是我们想要以女性担任主角的超级英雄电影。从黑寡妇到小辣椒再到佩吉·卡特,我们电影中有强大的女性角色,也行是时候让她们成为主角了。”

虽然进程缓慢,但正如惊奇队长饰演者布丽·拉尔森(Brie Larson)所说:《惊奇队长》能否成为其他类似电影的前奏,“是一个更大的问题,也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这种变化是剧烈的,它的到来需要时间,虽然进展缓慢,但它正在发生。

 

多元化审美的发展与争议

 

细腰丰乳翘臀,超强的能力加上极具诱惑的年轻美貌,在男性视角的凝视下似乎成为了女超级英雄的标配。从猫女、女超人到神奇女侠、阿丽塔,都在突出女性的以上特质。以凸显女性力量为主要方向的女性超级英雄是否会因为形象问题沦为另一种被凝视的对象,对此产生了许多讨论。

劳拉·穆尔维(LauraMulvey)在她的“凝视理论”中提出,美国好莱坞电影中男性中心主义和男性的窥视癖联系密切。主流电影实际是为了满足男性视觉快感而设计的,,银幕上的叙事规则是以女性作为男性景观、被拯救为基础的。凝视背后的性别权力主要分为三方面:拍摄过程中,男性摄影师凝女演员;电影里,剧情层面女性永远等待被拯救,影像层面女性是男性凝视和观看对象;观影过程中,观众认同男性角色行动和目光,借助对男性角色的认同感来凝视女性角色。鉴于观众无论是在影片内还是在观看途中都有着对女性的凝视和占有欲,穆尔维指出,女性形象是化解这一矛盾的关键点。

在《惊奇队长》上映后,对于女英雄的形象问题的争论愈发激烈。《惊奇队长》的女主角选定为布丽·拉尔森后,有网友将她的身材与蜘蛛侠扮演者进行了对比,并质疑道“论前凸后翘她还不如‘荷兰弟’(汤姆.赫兰德Tom Holland)”。因为脸有点方、眼睛不够大、皮肤不够白皙、身材不好,拉尔森被认为不是惊奇队长的最佳人选。但反观男性超级英雄的形象塑造,既有模特般标准的美国队长,性感的雷神,也有平凡的邻家男孩蜘蛛侠,甚至是毁容的死侍,显然,至少在外貌与身体上,影迷们对男性超级英雄没有固定的标准。

640 46

网友制作的蜘蛛侠与惊奇队长身材对比图

不过,不少观影者指出,女超级英雄不一定要性感。当然,并不是说女性超级英雄就应该抑制自身的女性气质,完全颠覆主流审美,而是希望女超级英雄的形象不再那么单一。漫威在这方面也做了多种尝试,让拥有强大能力的女性不再具有单一的、迎合主流审美的外貌。

例如在《雷神3》这种出现的死亡女神海拉,她身批硕大的黑色披风,还有张牙舞爪的蜘蛛脚头饰,在妆容上也做出来巨大的改变,以呈现漫威影史上第一个女性大反派。此外,《银河护卫队》中出现的星云、卡魔拉,一个以秃头、改造眼、蓝皮肤的形象出现,另一个则是绿色皮肤、狠劲十足。这种以非主流的独特审美迎合消费需求的方式,在口碑与市场上均取得了成功。

 

随着女性超级英雄不断得到认可,未来会有更多的女性领衔的超级英雄电影出现在影院大屏幕上。面对目前出现的人物成长中对情感叙事的铺垫缺乏,靠“喊口号”来完成叙事、呼应女权等问题,创作团队还应进一步思考斟酌。但无论如何,只有让女性超级英雄的形象日益多元化,才能真正摆脱女性作为男性视角下的他者形象,更好地书写女性的成长。

 

资料来源:

  • Can‘Captain Marvel’ Fix Marvel’s Woman Problem? By Dave Itzkoff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 Mar-VellExplained: The Many Identities of Captain Marvel By George Gene Gustines From The New YorkTimes
  • TheWorst Scene in Endgame Is the One That’s Supposed to Be the Most Feminist By INKOO KANG From Slate
  • InsideMarvel’s Long Road to Finally Putting a Female Superhero Front and Center By BILLY NILLES From ENews
  • 蔡圣勤,何马楠.电影《乱世佳人》凝视理论三个层次分析[J].太原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20(03):94-100.
  • 从《惊奇队长》看女性超级英雄形象:要性感还是要超能力?作者:云飞 来源:澎湃
  • 惊奇队长是女超级英雄的巨大进步,很多质疑站不住脚作者:猫右 来源:微信公众号 虹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