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政治之路,从过去到未来!

“我们抗争,为了有一天,每一个出生的小女孩将享有和她们兄弟一样的机会。永远不要低估我们女性所拥有的力量。我们能够定义我们自己的命运。我们不是要违反法律,我们要制定法律”。

——《妇女参政论者》

 

640 26 

2015年10月12日在英国上映了一部影片——《妇女参政论者》,这是一部由真实历史事件改变的剧情片。《妇女参政论者》的故事发生在100年前,讲述了英国妇女为了争取选举权而不懈斗争的故事。影片中的中心人物埃米琳·潘克赫斯特是一位著名的妇女选举权倡导者。她与几位同盟者发起成立了“妇女议会”,为了争取女性有一定选举权,潘克赫斯特同她的同盟者们曾多次被捕入狱,甚至不乏有为此家破人亡甚至牺牲性命的女性存在。如今在我们看来理所当然的种种女性权利,其实背后都交织着血泪。它的来之不易,是许许多多被时代裹挟着的奋斗者们,用一生所争取来的事情。下面我们就简要梳理一下西方女性政治参与的历史以及当代女性政治人物的现状及未来的发展。

 

西方女性政治参与的历史

妇女参政主要是指妇女参与政治选举以及进入权利机构行使政治权利,妇女参政是百年来妇女运动竭力争取的目标之一。早在18世纪法国大革命时期,罗兰夫人就组织中上层妇女用沙龙的形式宣传革命思想和各种关于女权的主张。

1791年法国著名女作家奥林博.德.古热发表了著名的《女权宣言》,这是法国历史上,也是世界上最早关于妇女权利的宣言。该宣言系统的阐述了17款妇女权益,提出了“妇女”也是“人”,男女生而平等,应享有同等权利。

 

640 27

 

1848年7月19日,美国第一届妇女权力大会在纽约州塞尼卡福尔斯村召开,会上通过的《权利和意见宣言》中庄严宣布:“一切男女生来平等,”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部用文字表述妇女要同男人一样享有平等权利的政治宣言。这次大会的召开,标志着美国妇女运动的正式开始。

1869年,英国著名经济学家约翰.斯图尔特.穆勒(John Stuart mill)在《妇女的屈从低位》(the subjection of women)一书中指出,妇女问题已不再是简单的教育权的问题,主张从法律上维护女权,赋予妇女选举权和参政权。

 

640 28

 

1872年,共和党把妇女投票权加入政纲,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公开支持妇女投票权的主流政党。1890年,美国妇女组成“全国妇女投票协会”(national American Woman Association,简称NAWSA)和“全国父女党”(The Nationl woman’s Party),将美国多个妇女参政权组织合并,以争取投票权为终极目标,开创妇女政治权利。经过西方女权主义者的努力,妇女选举权首先在英国移民国家获得突破。1893年,新西兰妇女最早获得了选举权,但没有被选举权。澳大利亚妇女于1902年获得了选举权。

20世纪初,西欧许多国家的妇女也先后取得了选举权。它们是芬兰(1906)、冰岛(已婚1908,单身1911)、挪威(1913)、丹麦(1915)、奥地利(1918)、瑞典(1919)、德国(1919)、英国(1908-1928)等。在美国,受启蒙思想和法国大革命影响,新泽西州的妇女曾一度获得选举权,但在1807年又被取消,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妇女仅在怀俄明州、科罗拉多州、犹他州、爱达荷州、南达科他州、华盛顿特区等一些州获得选举权,在其他一些州里,妇女获得了有限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640 29

 

第一次世纪大战结束时,有一半州的妇女获得了选举权。1920年,美国通过了第19条宪法修正案,明确规定,“合众国或任何一州不得因性别关系而否定或剥夺合众国公民的选举权。”至此,美国妇女终于获得了在全国范围内的选举权。而法国、比利时、意大利、瑞士的女性则分别于1946年、1948年和1971年获得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进入21世纪以来,妇女在政治参与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担任国家领导人的女性人数日益增加。

 

西方女性政治参与现状

两年一度的《国际政治学院-联合国妇女参与政治地图》(IPU-UN Women map of Women in Politics) 2019年版显示,女性在政治决策中的比例继续缓慢上升,自2017年以来略有改善。

 

640 30

 

这份地图显示,截至2019年1月1日,女性在行政和议会政府部门中的比例达到了20.7%(3922人中有812人),创历史新高,比2017年上升了2.4个百分点。

在此之前,英国议会联盟(IPU)发布了《议会中的女性》(women in parliament)分析报告。该报告显示,与2017年相比,全球女性议员的比例(24.3%)增加了近一个百分点。议会女发言人的比例也增加了0.6个百分点,至19.7%,女副发言人的比例增加了1.6个百分点,至28.2%。

有9个国家的部长级职位女性比例超过50%,高于2017年的6%。包括西班牙64.7%、尼加拉瓜55.6%、瑞典54.4%、阿尔巴尼亚53.3%、哥伦比亚52.9%、哥斯达黎加51.9%、卢旺达51.9%、加拿大50%以及法国50%。

女性在内阁部长中所占比例增长最快,相比之下,埃塞俄比亚女性在执委会中的政治代表比例增幅最大,从2017年的10%升至2019年的47.6%。墨西哥在美洲的进展最大,增加了5名女部长,使妇女部长的总比例增加了26.3个百分点,达到42.1%。

 

640 31

 

在亚洲国家中,巴基斯坦从2012年以来没有女性部长,发展到女性部长所占比例达到历史最高的12%。在中东和北非,毛里塔尼亚的女部长比例最高,为31.8%,阿联酋紧随其后,为29%。在太平洋地区,帕劳有两名女部长,汤加有一名。

女性部长人数降幅最大在欧洲,斯洛文尼亚的女部长比例从2017年的50%降至25%,降幅最大。立陶宛不再有女性担任部长职位,而2017年这一比例为21.4%,占14%。在亚洲,菲律宾女部长的比例下降14.7个百分点,至10.3%。日本失去了两名女部长,19名内阁部长中只剩下一名女性,占5.3%。

没有女部长的国家
没有女部长的国家从2017年的13个减少到11个:阿塞拜疆、伯利兹、文莱达鲁萨兰国、伊拉克、基里巴斯、立陶宛、巴布亚新几内亚、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沙特阿拉伯、泰国和瓦努阿图。

 

640 32

由妇女担任的部长职务的转变 

女性部长所持的职位类型正在发生变化,尽管女性继续持有社会事务或家庭/儿童/青少年/老/贸易/工业投资组合。自2012年以来,女性部长在就业/劳工/职业培训方面的投资组合首次重返前五名。引人注目的是,与2017年相比,更多女性负责传统上由男性担任的职位:国防部长中女性比例增加30%,财政部长中女性比例增加52.9%,外交部长中女性比例增加13.6%。

 

困境与发展

议会联盟主席、墨西哥国会议员加布里埃拉·奎瓦斯·巴伦说:“政府职位上的平等代表才是根本的民主。尽管采取了一些积极的行动,但绝大多数政府领导人仍然是男性。改变这一状况,确保所有政治层面的性别平等,是男性和女性的共同责任,重要的是要确定阻碍妇女进入决策职位的主要障碍。”

全球只有7.2%的国家元首和5.7%的政府首脑是妇女,只有19.1%的议会议长以及18.3%的政府部长是妇女。各种障碍继续阻碍妇女平等参与及领导政治,包括缺乏赋予妇女和女童权力的政策、刻板印象、法律和实践中对妇女的持续歧视、骚扰、恐吓和暴力。

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一再重申,会员国必须将消除对妇女的歧视作为优先事项,并根据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目标5,实施战略,与民间社会组织密切合作,真正促进政治平等。这些战略将促进各国修正法律、规则和惯例,特别是在赋予妇女和青年妇女权力方面履行国际人权义务。

 

640 33

 

将性别平等纳入宪法和法律框架,并在法律框架内规定妇女在议会和政府中的比例为50%,这是到2030年实现的目标。加强、执行和监测必要的措施,这些措施已证明是有用和成功的,有助于妇女获得选举的权利和领导职位,包括选举的性别配额。通过透明和公平的程序,如双重领导和领导职位的性别轮换,确保在所有治理机构中担任领导职务的男女人数平等。

联合国妇女事务执行主任弗姆齐莉·姆兰博-努卡(Phumzile Mlambo-Ngcuka)说:“更多的女性参与政治会带来更具包容性的决策,并能改变人们对领导人的印象。”“我们仍有一段艰难的道路要走,但女性部长的比例不断上升令人颇受鼓舞,尤其是在我们看到拥有部长级内阁的性别平等指数有所提升的国家,其数量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如果我们要大幅提高女性在决策中的代表性,就需要大胆采取这些举措。”

 

参考资料:

1.媒介对女性政治人物的再现 陈志娟

2.One in five ministers is a woman according to new IPU/UN Women Map Inter- Parliamentary Union news 12 Mar 2019

3.Women’s political leadership: Striving for a 50 per cent balance in 2030 Inter-Parliamentary Union news 8 Mar 2019

  4.MPs discuss ways to achieve gender equality at CSW63  Inter-Parliamentary Union news 6 Apr 2019

  5.Malian Parliament working to increase gender equality Inter-Parliamentary Union news 12 Mar 201

  6.Women parliamentary leaders to work for more inclusive politics  Inter-Parliamentary Union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