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成败,看见未来

2019年6月18日中国女足在女足世界杯中以0-0逼平西班牙女足队,守门员彭诗梦的精彩表现令国人振奋。6月23日中国女篮在篮球世界杯女子3X3决赛中以19-13战胜匈牙利,夺得冠军,这也是篮球运动自1896年传入中国以来,中国人夺得的第一个FIBA世界冠军。6月25日,中国女足以0-2不敌意大利,止步女足世界杯8强。无论输赢成败,女性运动员们都在属于她们的战场上不断发光发热,这也是近日来中国女篮与女足能够不断刷屏、赢得广大球迷与网友称赞的原因。
640

 

在我们之前推送的文章《没错,就是女性执教》中,曾提到过中国体育届呈现一种“阴盛阳衰”的态势,但这仅仅是指在成绩上,从整体来看,各个层次的资源分配都仍然存在性别不平等的现象。本文将通过对国外相关报道进行选编,从其中的一个方面——媒介资源出发,谈一谈媒体如何通过改变对当前女性运动员的报道方式,来为她们争取更多有利于未来发展的资源。

 

媒体对女性运动员的象征性歼灭

 

体育媒体在对女性进行报道时,存在着明显的象征性歼灭的现象。象征性歼灭是美国知名学者塔奇曼(Tuchman)《炉床与家庭:媒介中的女性形象》中提出的概念,是指女性在媒体中不被呈现,并面临着被责难、被琐碎化的困境。

 

首先,女性的身影很少出现在体育媒体报道中,明尼苏达大学研究女孩和女性体育的塔克研究中心的数据指出:美国的女性体育只占体育媒体报道的4%,2014年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自1989年以来,洛杉矶的三家电视台平均将3.2%的体育报道用于女性体育。即使在为男性与女性提供相同体育项目数量的奥运会中,女性出现的时间也会比男性少。美国女子篮球队截止到2012年已经连续五次获得奥运会金牌,但在黄金时段的报道时间不足半分钟,而男子篮球队连续第二次获得金牌,在黄金时段的报道时间却有半个小时。

 

其次,即使女性运动项目得到报道,其关注的焦点也往往是女性气质和女性身体的吸引力,而较少关注女性运动员的运动能力。体育新闻报道的过程中存在着男女运动项目性别化的差异,对于女性运动员,媒体通常情况下会报道一些具有女性优势的体育项目(如体操等)。而在运动场外,女性运动员又会被媒体贴上社会性别的标签,展现出其阴柔的形象。受到社会性主流文化的影响,女性运动员无法逃离掉“妻子”“母亲”的形象。这一现象随着新媒体的出现有所改观,女性运动员借助社交媒体平台主动发声,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改变对于她们的刻板印象。但目前仍然缺乏有效、具体的形象塑造的策略,因此借助新媒体改变刻板印象还处于探索阶段。

 

640 12

以女运动员为关键词在百度中进行搜索

 

普渡大学副教授谢丽尔·库克(Cheryl Cooky)提出一个概念:“去性别化的性别歧视(gender-bland sexism)”,是指体育评论员会对女性运动员的成就轻描淡写,不会用令人兴奋的方式呈现她们所取得的胜利乃至里程碑式的成就。库克说:“对我来说,这就像如果我们不能把她们性感化,那么我们就根本不会去谈论他们。或者说,如果我们不得不谈论她们,那么我们只会用非常无聊的方式。”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体育一直被视为男性的场域,女性经历了艰苦的斗争才获得参与体育运动与比赛的权力。媒体作为反映社会文化的主要工具,一定程度上会通过议程的设置来维护传统的对于女子体育以及女性运动员的刻板印象。而女子体育报道的缺乏阻碍了广大体育迷对于女子体育的兴趣,缺乏关注的女子体育因为无法为媒体带来同男子体育一样的注意力,因此进一步被忽略。这种循环可能使得女子体育获得的媒体资源越来越少,也从根本上限制了媒介中的女子体育项目的盈利与发展潜力。

 

让女性运动员获得更好的媒介资源

 

对于这一现象的抗争与改进一直在进行,这也让我们看到女子体育发展的未来。

 

在新媒体时代,拥有一定媒体资源的批评者、社交媒体意见领袖以及一批渴望扩大用户群体的体育媒体初创企业借助自己的影响力率先做出改进。她们推出了体育播客、众筹体育网站,并倡导更好地报道女性体育。通过不断引入新的声音,尝试不同的报道方法,来展示女性的体育和女性对体育的看法是如何具有娱乐性、吸引力,也说明女子体育具有盈利的潜力。

640 13

其中常用的手段之一,是关注女子体育背后不太为人所知的故事。美国杂志《户外》(outside)在2017年开设在线专题“恶女人编年史”(Badass Women Chronicles),讲述属于女性的故事,如对第一个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女性——大北顺子的故事的报道。这些故事的呈现让女子体育的报道具有大众性,让人们意识到大量的优秀女运动员有着独特的成长经历,值得我们更多的关注。

盈利对于媒体报道女子体育有重要意义,如果女性的体育报道没有带来更多的订阅与关注,那么决策者就会质疑这些报道是否值得投入时间、金钱和人才。如果女子职业比赛几乎不能吸引观众,那么就很难有理由派一名资深记者或专栏作家来报道这些比赛,尤其是对那些需要继续生存下去的报纸而言。

其次,提升媒体中女子体育的专业性,主要通过建立专业的数据统计体系。在男子体育的报道中,一直有专业的数据统计与分析系统。但在女子体育项目中,很难找到超出基本水平的统计数据。2017年12月,NBA费城76人队(Philadelphia 76ers)前篮球分析主管亚伦·巴兹莱(Aaron Barzilai)创建了她的篮球统计数据,“旨在提供有关女子篮球的一致、可靠、可得的数据,通过提供更有效的新工具来更好地理解女子篮球,帮助发展女子篮球运动”。2018年8月,《篮球参考》(Basketball Reference)为WNBA引入了一个数据库,允许记者和球迷搜索整个联盟的历史数据。高质量的专业性报道将有助于女子体育打破传统刻板印象,更好发展。

同时,女子体育要获得更多的媒体资源,需要在体育报道者的成员组成层面做出改变。美联社2018年体育报道中的性别报告中指出,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主要报纸和网站中,90%的体育编辑是男性,因此需要在寻找、雇佣和培养有才能的女性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因为当女性创造内容时,围绕体育的对话就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发生变化。当谈到女性在决策岗位上的价值时,ESPN的主编艾莉森•奥弗霍尔特(Alison Overholt)表示赞同,她说:“这很重要,因为你会注意到,你会梳理出不同的想法,你会放大不同的声音,为不同的人敞开大门。”当然,增加和改善女性体育报道的责任不应该完全落在女性身上,男性盟友也需要提高自己的声音,无论是研究女性体育的学者,还是女性运动员的支持者,都能成为提升女子体育关注度的力量。

 

最重要的是,让女子运动员有发声的机会,大量的对于女性运动运动员的报道呈现出明显的同质性,用克服经济困难、争取平等、平衡家庭与体育事业来讲述她们的故事,而很少让她们自己讲述内心对于体育的感受与体会。即使是相同故事,通过女性运动员自己的叙述,也会带来完全不同的感受。美国资深体育节目制作人凯伦·吉文(Karen Given)表示:“女性体育报道往往关注的是关于女性的事实,而不是关于体育的事实。而当你让人们描述自己的生活时,性别可能是一个重要因素,也可能不是。”拒绝传统的叙事框架,让运动员自己发声,是改善媒体对于女子体育报道单一化最直接的方式。

新媒体的出现给女子体育获取更多媒体资源提供了新的途径,未来,各种渠道、平台以及倡导者与意见领袖的支持十分重要。最重要的是,媒体需要某种新闻勇气和承诺,去为女子体育发展做出更多的努力。


资料来源

  • Thereal March Madness: When will women’s teams get equal buzz? By Kelly Wallace, From CNN
  • 7Ways to Improve Coverage of Women’s Sports FromNieman Reports
  • Exposureto Women’s Sports: Changing Attitudes Toward Female Athletes By Travis Scheadler, Audrey Wagstaff, Ph.D., MJE From The SportsJour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