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性别视野中的生儿育女 —2011学年媒介与女性中心沙龙活动后记

2011年10月19日,媒介与女性中心展开了2011学年的第一次学术沙龙活动,此次沙龙活动以“社会性别视野中的生儿育女”为主题,由唐觐英老师主讲,参与者包括媒介与女性方向2010届及2011届研究生。
    沙龙活动以讲述青年女性生儿育女的经验作为开始。唐老师指出,媒介与女性研究与社会生活经验息息相关,一些议题看似来源于生活琐事,不值一提,实际上作用于众多女性,且对女性造成年代久远的困扰,从远古的封建社会到现代社会,男权制下的家庭生活对女性造成的伤害已远远超越个体,成为一种社会性的问题。
然而,女性的经验很少成为知识的来源,被社会公众认为是无价值的。社会发展过程中经常普遍以男人的标准为社会建构的标准,而忽视女性的不便或者直接造成对女性身体的伤害。比如,公共女厕因空间过小而引起拥堵;地铁拉环高于女性的平均身高;更不用说整容、缠足、丰胸对女性所形成的“身体的控制”。
因此,把与时俱进的女性经验纳入各种政策的制定,或者是社会文化风俗改造进程当中十分必要,可能就是发生在女性身边的任何一件“小事”,都会衍生为一种掣肘人的发展的棘手问题。譬如,从女性经验看“生儿育女”,即是从人类在生产的角度探讨女性在社会中的意义和价值,这种讨论无论从社会生活还是学术研究上,都是必须和必要的。
沙龙参与者李丹、孙巧燕、程明洁及尤姝婷等针对这一话题展开了活跃的讨论。此次讨论主要围绕两个话题展开。
一种观点认为母亲虽然是养育孩子的主体,但养育孩子这种“劳动”并没有纳入社会价值整体的衡量体系之中。养育孩子既是繁衍后代、传宗接代的需要,母亲能从和孩子互动的过程中体会幸福,但这确实也是一件辛苦备至的事情。家长和孩童需要用心进行交流,而非站在家长制度的高台上遥控儿童思想和行为。由于母性气质的爱好和平、重于沟通的特点,这种家庭活动多由母亲来完成。因此女性在抚育和教育孩子中地位和角色是不可取代、至关重要的。然而,在实际的家庭生活当中,母亲劳动的价值尚未被肯定。基于母爱而对孩子产生的关注、负责、观察孩子习性、解读孩子反应被当作一个母亲必会的功课,而非一种有社会意义和价值的劳作,因此,妻子和母亲的角色和地位在家庭生活中就大大弱化了。
更深一层的观点表达是:养育孩子为什么仅仅是母亲的任务?可以说,养育孩子不应只成为母亲的单一劳动,而应当是整个家庭共同承担的责任。男性在孩童性格和人格发展过程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父亲对孩子的影响不亚于母亲。无论对于女性还是对于儿童来讲,仅仅依靠母亲抚育儿童都是不科学的。一方面,有相当比例的女性由于遭受各种社会因素的压力,患上“产后抑郁症”,这种病症甚至可能引发自杀心理和自杀倾向。女性在繁衍后代中功不可没,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伟大”,但是却会遭遇到社会中各种各样的压力,比如面对有性别偏好而又几代单传的家庭,其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因此男性在家庭中的“丈夫”角色必须扮演的可靠得当,而不应只是专注于工作,将所有的压力交由女性一人承担;另一方面,男性作为一个“父亲”在抚育幼童的过程中也不可或缺。幼童性格甚至是人格的完整离不开父亲的亲身示范,甚至是一举一动间潜移默化的影响。父亲给予孩童的安全感有时是一个母亲所无法给予的,另一角度来讲这也是对一个妻子最大的关爱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