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回家”问题的历史与现实—2011学年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沙龙活动后记

2011年10月26日,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举办了本学期第二次学术沙龙活动,本次沙龙以“妇女回家”为主题,由陈志娟老师主讲,参与者为媒介与女性方向2010级与2011级硕士研究生。
陈老师以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在今年初的两会提案“鼓励部分女性回归家庭,提高社会幸福指数”为引子,开始了对我国“妇女回家”争论的介绍。中国现代历史上曾出现过四次较大的“妇女回家”争论:
第一次“妇女回家”的争论出现于20世纪30年代中期。“五四运动”后期,新文化运动的右翼代表胡适等人宣扬妇女应退居家庭做“新贤妻良母”。第二次“妇女回家”的争论发生在20 世纪40 年代初期。争论的导火线是,1940 年7 月6 日端木露西在重庆《大公报》上发表《蔚蓝中一点黯澹》,号召妇女要“在小我的家庭中,安于治理一个家庭”, 这篇文章是鼓吹“妇女应该回到厨房去”的代表性作品。第三次“妇女回家”的争论发生在20 世纪80 年代。1983 年上半年,在《上海经济》杂志上,有人提出“妇女退居家庭”的观点,立即引起妇女界、理论界的强烈反响。各大媒体纷纷推波助澜。第四次“妇女回家”的争论发生在2000年10月至2001年4月世纪之交。2000年10月,中共十五届五中全国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中提出了“建立阶段性就业制度,发展弹性就业形式”的政策建议。
“妇女回家”四次争论有一个共同点,即:社会背景都是经济形势不好、就业困难时期。“妇女回家”的支持方主要认为:1)从社会角度看,妇女回家可以缓解就业压力,保证公平的社会竞争秩序,提高社会的整体效率;2)建立在传统性别角色分工的基础上,妇女回家就是保持两性的自然分工,它在经济上是最高效的,同时还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与教育。“妇女回家”的反对方主要认为:1)从现实的结果看,让妇女回家或阶段性就业,就等于剥夺了妇女的劳动和就业权利,会导致女性在家庭和社会中地位的下降和边缘化;2)从社会的角度看,这种手段最终并不能真正解决就业压力问题。但是,反对方并没有对“女性低素质低效率”提出异议,所以说“妇女回家”的争论,实质是计划经济体系下思维模式的表现,实际上,让“妇女回家”从本质上违背了市场公平竞争原则。
沙龙在轻松的交流氛围下顺利进行。沙龙参与者李丹、黄淑媛、于月娥、孙巧燕、尤姝婷就“妇女回家”争论表达了各自的看法。大家一致认为,现代社会,妇女面临着事业和家庭的双重责任,妇女是否回家应该由妇女自己决定。政府和用人单位应该提供切实的制度保障,以充分保障“回家”和“不回家”的妇女的权益,实现社会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