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制作新闻”系列活动之媒体中的性别表达(二)

3月29日上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媒介与女性教席研究团队和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的师生们开展了“性别视角下的新媒体传播”专题研讨会。本次活动秉承2017年教科文组织“妇女制作新闻”的倡导,以推进媒体各级组织结构中的性别平等和实现新闻报道中男性和女性的平等为目的对当下中国媒体中的热点和焦点进行了分析和讨论。

 

本次活动通过“学生分享专题案例、老师点评”的方式进行。席间,周洁、陈若钰、许程程和赵凯旋四位同学与大家了分析了自己搜集到与性别相关的热点案例,案例的主题包括性别视角下的新媒体热文、新兴词汇“直男癌”、“直女癌”、近年来风靡的真人秀节目以及公众人物的舆论呈现等。

周洁同学在讲述性别视角下的微信10万+文本

周洁同学在讲述性别视角下的微信10万+文本

周洁同学对微信公众号当中排名靠前的10万+热文进行了调研和分析。她以清博指数的大数据为基础材料,截取了其中2016年11月和12月阅读量排名前50的文本,运用内容分析和文本分析的方法,对这100个文本的发布平台、内容主题、对女性形象的呈现态度以及主流媒体对女性形象的呈现做了分析。通过分析发现,描写女性生活、讲述女性故事的文本在总体中占据着较少的比例,女性的问题依然处于主流化之外一个比较边缘的位置之上。此外,由女性自媒体人牵头带领的微信公众账号数量非常少,女性自媒体发声的渠道还比较狭窄而且不够强势。最后,在微信公众平台流量非常大的文本当中,有很多内容是以女性作为性暗示的对象用来吸引受众的注意力的,女性“拜金”这一点被着重强调,女性被“污名化”的现象依旧普遍。

陈若钰同学在讲述“直男癌”、“直女癌”案例

陈若钰同学在讲述“直男癌”、“直女癌”案例

陈若钰同学对新媒体当中出现的新兴词汇“直男癌”、“直女癌”从兴起到被普遍应用以及其背后呈现的性别观念进行了详细的介绍。提出了“直男癌”、“直女癌”这一群体名称的兴起其实标志着两性逐渐使用社会性别的视角来重新审视被传统观念规范的两性恋爱关系、家庭关系、职场关系等,并对这些关系是否仍然适用和合理提出了质疑和挑战。这种略带贬斥的词语,实则表达了对固有性别角色压制的不满,标志着人们在性别观念方面的进步。此外还提到网络媒体在报道“直男癌”、“直女癌”这一现象的过程中,要关注人们对于合理性别关系的诉求。

许程程同学在讲述我国真人秀节目当中的女性形象

许程程同学在讲述我国真人秀节目当中的女性形象

许程程同学对目前我国真人秀节目中女性形象进行了分析,发现在节目中呈现了一部分思想独立、自主意识极强、拥有个性魅力,并勇于向“男权社会标准”挑战的女性形象,表现出了较为鲜明的女性主义风格。但另一方面,一些节目还是难于避免陷入“男性中心”的桎梏。其中决定性因素还在于媒体的性质,整个节目的制作过程就是多方力量博弈的过程,其终极操纵者大多为男性。再加上节目需要广告主的资金赞助,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内容的制作过程与最终呈现。更为隐蔽的是,在由男性主导的真人秀空间中,女性也在潜移默化的被这种压力规训并最终同化。

赵凯旋同学在解读“张靓颖事件”

赵凯旋同学在解读“张靓颖事件”

赵凯旋同学对微博上热议的“张靓颖事件”进行了学术化的思考和分析。通过对该案例的分析,凯旋同学认为媒体报道中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仍然十分严重,譬如“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不止一次出现在报道的文本中,女性仍被定义为感性、软弱、不善思考的低智者,而张靓颖则被媒体的文本不断往这个方向塑造,巩固着受众已有的对女性的定视。其次,过多地聚焦于张靓颖作为女明星的特殊身份,将其放置于被窥视的位置,通过挖掘当事人的隐私来满足受众的窥伺欲,出现为了营造话题,突出矛盾,而罔顾事实的现象,使大部分报道显得娱乐有余,严肃不足。此外,无论是“逼婚”未果的尴尬还是婚姻不被长辈祝福的困局,女性的幸福和成功与否都被定义为她的感情和婚姻是否符合传统男权社会所指定的“标准”,男权思想仍然潜在于许多人心中。

案例分享完之后,老师们组织大家对当前媒体中对女性形象呈现方面所取得的进步与有待进步的不足之处进行了讨论和总结,并给大家研究分析案例的方法和视野进行了点评与指导。老师们指出,在我们分析媒介当中所表达出来的女性形象时,不能采用简单的“一刀切”的方式将所有的问题归因于“男权社会”,而要更加细致、具体的指出现象背后深层次的原因,要学会超越形象类研究,在“就事论事”对事件进行陈述和阐释之后,更要有理论化的高度和抽象化的深度,提高自己的学术视野和分析水平。

此次活动是教席在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之际为响应教科文组织“妇女制作新闻(Women Make the News, WMN)”倡导而举办的系列学术活动之一。“妇女制作新闻”是一项旨在于媒介中推动实现男女平等的全球政策倡导计划,在每年的3月份举行,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活动还会持续开展,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