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6普利策奖看女性记者群体的地位变化及影响

摘要

普利策新闻奖被视为衡量全美新闻行业发展质量的风向标,其获奖者与获奖作品也直接反映着美国新闻业的媒介生态,包括从业人员属性、职业环境及从业人员的素质。本文根据新闻从业人员与普利策新闻奖获奖者的社会属性分析认为,女性记者在新闻界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这有多重原因与影响。

获奖与认可:女性记者成为获奖大户2016年是普利策奖的第100届,而今年赢家当数奋斗在报道一线的女记者们。据统计,“在1917-1998年间624位获奖者之中,男性占89.3%,女性10.7%。而从2016年的获奖情况,可以发现,女性所占比例明显上升。很多女记者们正凭着女性特有的感情和与男性一样非凡的工作能力和魄力把普利策奖捧回家。
正如曾任普利策奖评委会主席的西摩托平所说,“女人是天生的信息传播者”,女性记者以及著名的女性记者的总数以及其在行业从业人员中占比呈明显上升趋势。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包括教育、职业准入与个人等方面;同时,这种变化也在对女性记者的含义、话语权等产生着日益显著的影响。

四位美联社记者因报道东南亚海鲜工厂劳工丑闻获得2016普利策新闻奖“公共服务奖”

四位美联社记者因报道东南亚海鲜工厂劳工丑闻获得2016普利策新闻奖“公共服务奖”

 

 三维度共振:推动女性记者队伍壮大
新闻教育:学理普及与实用主义实践一方面,在20世纪下半叶,随着美国民权运动与女权运动的日益兴起并发展,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不得不借助行政、立法与司法等途径尽力消解教育中性别不平等问题。这也使女性平等接受新闻传播学教育的机会大大增加;实用主义理念影响下的新闻学教育如密苏里新闻学教育模式等着力培养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通过筹办校报等形式为学生提供实践机会。另一方面,学校还重视学生的通识教育、人文素养教育,通过跨学科教学的方式尽力提升学生的知识储量、思辨能力与学习能力。除此之外,为迎接传播技术的发展与媒介生态的不断变迁给新闻行业尤其是传媒新闻业带来的冲击,美国的新闻传播学教育一直处于不断改革与发展过程中,坚持新闻教育中学理与业务的协同共进,这使得新闻教育能够最大程度地与行业需求、市场需求相契合。

 

职场机会:去性别化

过去,职场环境对于女性记者的工作范围与工作能力都有影响,女性记者偏向于采写软新闻等是新闻行业的普遍现象,美国新闻行业也不例外,女记者甚至被禁止参与一些政府新闻发布会。但是,随着女性地位的上升,新闻采写的去性别化也成了一种趋势。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为89岁的海伦·托马斯庆祝生日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为89岁的海伦·托马斯庆祝生日

1943年即步入新闻行业的海伦·托马斯( Helen thomas)是美国新闻行业女性的代表之一。她是“第一个突破白宫‘女性报道范围’—即有关总统子女、总统夫人以及他们的茶点和发型的软新闻——与男记者一样报道硬新闻”的女性记者。随着女记者的数量的不断壮大与报道领域的不断拓宽,尤其是战地女记者等的出现,新闻行业中女性的准入障碍逐渐消失。此次获得国际报道奖的阿丽莎·鲁宾就是战地女记者的典型代表,她常年活跃于阿富汗、伊拉克和巴尔干半岛等战争频发的地方。鲁宾关于阿富汗女性改善生活的国际报道为其贏得了殊荣,但是也可以说,正是女性的身份与特性才使得其关注阿富汗妇女这一群体。

阿丽莎·鲁宾报道下的阿富汗女性

阿丽莎·鲁宾报道下的阿富汗女性

个人奋斗:新闻理想的感召力

学界对新闻理想的未来抱着较悲观的态度,但是普利策新闻奖的颁布则在一定程度对此问题予以回应。2016年普利策新闻奖的最高奖项公共服务奖,由美联社的四位女性获得。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她们连续写了10篇东南亚“海鲜代工厂”文章,对东南亚海鲜利益链条的报道不仅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而且她们也通过新闻报道的方式阐述了自身的新闻理想。在报道过程中对近千名奴役劳工的心理掌控能力,在报道过程中针对突发事件的现场协调能力,在新闻报道中所述能容的细节捕捉能力,堪称典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不仅再次用事实证明了女性记者的力量,也是孜孜不倦进行新闻工作的女性记者的缩影。

被囚禁的东南亚劳工

被囚禁的东南亚劳工

 

女性记者群体地位变化的影响 
新闻话语体系的扩大女性的话语表达具有韧性,无论是遇到采访对象不配合的情况,还是进行新闻写作的过程当中。这里的韧性具体表现包括采访提问时的话语表达的迂回、采访过程中对细节的关照以及新闻语言与内容中的人文关怀。随着新闻行业竞争的加剧,电视新闻领域中长期被男性记者占据主导地位的战地新闻等硬新闻开始逐渐对女性记者提供准入机会与条件。近年来,优秀的女性战地记者层出不穷,据统计,“截至2012年底,在凤凰卫视现任记者中,曾经去过战地采访的男记者有4人,女记者则多出一倍,达到8人”。这些女性战地记者们在客观公正地呈现硬新闻同时,还将关注视角投向战地平民的日常,尤其是弱势群体的生活等软新闻。女性记者首先是记者,因此,在就业平等的号召下,女性记者数量逐渐超越了男性记者;其实,女性记者在坚守客观真实而理性地记录新近发生事实的职责的同时,也基于女性这一性别而拥有的话语特点、视角与号召力等丰富着新闻的体裁、报道视角与内容,即丰富着新闻的话语体系。

凤凰卫视著名战地记者闾丘露薇

凤凰卫视著名战地记者闾丘露薇

 

女性记者含义的变迁长久以来,女性记者的报道领域常被局限于民生社会类或者是娱乐类软新闻领域,即使出现于时政类新闻中也多是为了缓和男女记者比例或是衬托男性记者,且其形象以温和、感性或柔弱等示人。随着女性记者数量的增多等因素的影响,她们打破了原有的工作领域,逐渐涉足时政、财经及法制等严肃类题材的硬新闻。同时,女性记者在新开辟领域中的工作表现也通过各类有影响的报道及奖项等被给予了肯定。可以说,女性记者在工作领域及工作表现层面的作用越来越大,改变了女性记者的原有含义。 

结语

 

西蒙·德·波伏娃( Simone de beauvoir)在《第二性》中曾提到“女性不是天生的,而是被(社会和文化)造就出来的”,也就是说,与男性相比,女性并不存在天然的短板,女性记者亦是如此。随着社会环境与媒介环境不断变化,女性记者向上发展并与男性记者趋同是一种发展必然。在未来,新闻场域中将会涌现更多优秀女性记者。

 

此文有删改,转载仅供学习

作者:陈卓,重庆大学新闻学院;刘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编辑:王胜男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