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于改变——为性别平等而努力【媒介性别观察|双周汇】

“勇于改变”

携手走过的第107个妇女节

1909年3月8日,美国芝加哥女工团要求男女平等权利而示威,催化了三八国际妇女节的诞生。从1911年立定至今,妇女节稳步迈向第107周年。而今年的主题和历史遥相呼应:Be Bold For Change(勇于改变)。旨在强调职场变革中的女性,呼吁世人帮助建立一个更好的工作世界,一个更性别包容的世界

03191

国际妇女节(IWD)组织从去年就开始了Pledge For Parity(平等的承诺)运动,致力于协助女性实现其抱负以及挑战男女平等的偏见。不过,根据世界经济论坛预测,性别差异的普世观念依然会存在至2186年,平权目标的实现任重而道远。根据联合国妇女署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对173个国家进行调查后,只有67个国家针对招聘过程中的性别歧视出台了相关法律;女性承担的无偿家务及照料工作至少比男性多2.5倍;劳动力中的劳动年龄人口男性占比76.1%,女性占比49.6%;只有63个国家的母亲享受到了最低产假标准,只有28%的受雇女性在实际情况下享有任意形式的带薪产假;从女性领导者来说,议会中的席位仅有23%为女性,财富500强企业的CEO仅有4%为女性。

03192

联合国认为,职场的变化会对妇女产生重大影响。一方面全球化和数字革命为带来各种各样的机会;但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非正式劳工、不稳定的生计和收入及全新财政和贸易政策和环境影响等问题也亟待解决。对于妇女的经济赋权,是推动妇女发展的一个有效途径。

03193

隐形门槛

媒体发布职场性别歧视调查

从“只生一个好”到“二孩时代”不过一年多的时间里,妇女对于外界的各种变化迅速的做出反应,希望能够达到一种调和。然而,对一些职场女性来说,国家的利好政策并不和美好的愿景直接挂钩。尽管我国法律禁止就业性别歧视,但在实际中,这道无形的门槛一直存在,尤其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两会期间,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副秘书长、发言人傅莹直言——“女性就业歧视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暴露的一些新问题中,显得比较突出”。生育问题是否衍生出新的就业性别歧视?《法制日报》的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03194

一些资深的hr并不讳言的指出,以前,只要女性已婚已育,企业还是愿意聘用;现在,就算求职女性已经生育,企业也会很戒备——他们担心,万一生二孩,那该怎么办?而作为女性领导面临的压力则更为复杂,基本上在生完孩子六周后就恢复工作,因为长时间的离岗意味着被新人的取代,之前所有的打拼与成果可能会付诸东流。在hr的圈内一直有着一条不成文的逻辑链,令人哭笑不得:女性还没生孩子,已经被打上“以后要请婚假和生两个孩子产假的特大定时炸弹”的标签;生育一个孩子的女性,在职场会被贴上“这是个随时生二孩定时炸弹”的标签;已经生完二孩的女性,职场上的标签变成“没有精力工作”。但公司一方也有着难言之隐,特别是那些创业公司。一位机构创始人直言按一个家庭两个孩子来算的话,女性大约需要花费五年时间在生育上,有三年半的时间无法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而公司依旧要付给她百分之百的薪水,这对每天处于生死存亡关头的创业公司来说,要求有点太高了。

男性产假

安妮·海瑟薇联合国演讲

在世界范围内,职业女性的生育问题同样备受关注。近日,安妮·海瑟薇在联合国三·八妇女节活动上的演讲引发热切关注。作为联合国妇女慈善大使,她为女性发声,号召女性享受带薪产假,同时号召男性可以享受亲子假。娓娓道来,温柔却充满力量。她从自己的生活经验出发,思考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角色和重心的转换,关注美国女性无薪产假情况。

如果怀孕面临的现实就是家里多了一张嘴,而美国又是一个大多数人依靠薪水度日的国家,那么这12周无薪假如何能让人在经济上维系下去?真相是:对于多数人而言,这是无法负担的。海瑟薇指出4个美国女性中就有1个在产后2周内回归工作岗位,因为她们承担不起更长时间的产假。即便在可以让女性职工休 12 周的产假的公司,很多人依然不会选择请满,因为她们会受所谓“母职惩罚”所累,被人质疑她们在职场上不够投入,或是被错过升迁与职场加薪的机会。她看到了女性获得职场平等的阻碍,并且意识到了重新定义男性社会角色的必要性。换言之,要解放女性,同样也要解放男性。目前以性别角色设计的“母亲产假”尽管看似立意良善,为了让女性生活更加轻松,但它实际上却加深了女性单方面负担起家务责任的印象,并阻挠了女性重回职场的路径,它也阻隔了父亲与家庭互动的机会。每一代人,必须找到自己的方向。03195

编辑:许程程

资料来源:联合国妇女署、法制日报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