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照“女性”,在“性别”之内,又在“性别”之外

1
    今天,女性是五彩缤纷的,但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容易“乱花迷眼”的。浸透消费主义价值的话语围绕女性,诸如“宠爱自己”、“美,是刚需”之类,它们或许有部分的真实性,却隐含框架性的迷思;无处不在的行销广告将“女性”作为了最大的符号表征,召唤人们、召唤女性投入到消费快乐中。不断升级的苛刻的“美丽”要求,无穷无尽的玩乐,“女性”以海阔天空的自由姿态似乎越来越缩回到狭窄的人生主题然而,只有消费角色、而没有生产角色劳动角色创造角色的女性,如何能有自立?如何能有主体性?一派欢乐、美丽中建构起的“女性”跟“劳动者”难被并置,跟百年间的风雨、硝烟、国家民族追求独立解放的历程、跟上一代再上一代妇女那些追求与斗争的经历也仿佛了无关联,“妇女能顶半边天”的价值可以说面临一定的淡化隐忧。

近些年“三八节”被以消费主义方式“欢度”,这是消费主义价值不惮消解严肃意义的一个典型。“丽人节”、“闺蜜节”、“女王节”纷纷登场,微信中“有钱花、随便花”、“不要跟女人斗”之类的关于女性的诉求叙事与三八节解读,虽有玩笑成份,但不能不说妇女节的价值受到了消费主义、庸俗化的侵蚀。女性不止是消费者,还是生产者、劳动者、创造者;中国女性更是参与到人民共和国的建国大业中的半边天,是国家的建设者,这给予了女性广阔的天空,远在“消费者”的狭窄范畴之外因此女性不能迷失在消费话语中,更要以“创造者”来对女性人生定义。

03221

2
    我们的视野,要既看到“性别”,又超越“性别”。今天女性被不少生活实际烦恼缠绕,就业、婚恋、生育、工作与家庭……尤其是青年女性,在她们身上,自由发展的愿望与现实压力发生碰撞使其可能会产生“性别”方面的强烈感触,而对“性别”的关注较大。只是,求解这些问题是不是只聚焦“性别”?这是需要斟酌的。“性别”上的歧视、陈见并非恒定的,不能笼统地、本质主义地归咎于“文化”、“传统”之类。在这一点上历史的视野是有益的,中国女性有“妇女能顶半边天”的真实体验,历史实践表明妇女的地位离不开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或许可以说,越是烦恼切身越需要放开视界的认识。性别意识是需要的,但是完全只关注“性别”可能是错漏了更大的着力点,甚或可以说,越是将女性限定在性别的范畴内、只从男女两性之间的关系去看待女性,女性的地位越难有保障。将“性别”过于聚焦,也可能产生过分放大而至于绝对化、机械化的弊端;在“性别差距”上也需要有历史的态度。

今天,社会中偶有“打败男人”之语,应当说这就是由于框限在“性别”的视野内讨论问题,而演变成男人女人之间的“相斗”。两性之间的关系变成这样一种二元对立化、绝对化的竞争,并非理想局面,远离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和谐”境界,也不是真正出路。今天妇女体验到的很多矛盾、问题,更要放到建设什么样的社会去加以解决。

3

03222

我们要将“女性”与“社会主义”主题相连,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建设中找到女性的位置,做真正大写的女性。消费主义对于女性异化、扭曲,是消费资本主义全球扩张的一个表现,消费资本主义内含的在经济、政治、文化、生态诸层面的不可持续的矛盾和危机已受到国内外学术界前沿的广泛讨论与深刻批评,根本出路在于生态社会主义。

我国党和国家在总结正反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战略,提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重大命题,这是中国在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上在不断发展认识、发展实践。“以人民为中心”的社会,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才是能从根本上更好地安放女性自由发展、男女平等的社会。套用“小确幸”这个近年来的流行语,女性个体的小确幸,需要在生态社会主义的大梦想中去变成真实。在今天的时代,女性要在生态社会主义的建设中诠释自己的创造者角色,求得社会价值与自我价值的结合与统一。

女性的自由飞翔空间,要在社会主义的广阔天地中才能找到。女性的视野,要有“性别”,又不止于“性别”,而要投向广阔的社会。笔者以为,在当代的语境下,以“性别”维度上的“为自己活”来找到女性的独立存在恐怕是不充分的,而要在“性别”维度之外的“社会主义建设的担当者”定位中去找到女性主体的真实存在。谨以这样一个讨论,来庆祝2017年的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

作者: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 唐觐英

编辑:陈若钰 周洁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