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嘉丽·约翰逊:科幻世界的魅力女王

不一般的自我挑战


早在2003年,不到20岁的斯嘉丽·约翰逊就凭借在索菲亚·科波拉的电影《迷失东京》中的惊艳表演踏上了好莱坞的红毯。在当时看来,这位来自纽约,能够与暴脾气的比尔·默瑞同台表演的金发美女毫无疑问会选择继续参演迎合大众口味的“爆米花电影”,以此吸引更多的观众。美丽、神秘、魅力无边,她已然成为任何一类男主心中梦寐以求的猎物。

03281

然而14年过去,斯嘉丽却成为了一名截然不同的荧幕偶像。随着一部部具有强烈视觉效果的票房大片袭入观众眼帘,这位女演员大概已被奉为这一时代科幻动作片的领军人物。

今年,32岁的斯嘉丽凭借她的机械电影《攻壳机动队》再一次打响票房保卫战。该片在日本同名动漫的角色基础之上,展现了一场在反乌托邦世界的市区湖泊展开的关键战斗。这一组连续的水畔镜头很显然旨在打造一个现代电影的图腾式标志,正如在影片《黑客帝国》或《盗梦空间》中的平行空间打斗镜头那样。

    无论英国导演鲁伯特·山德斯的新电影能否成为科幻经典,很显然斯嘉丽已经越来越多地在主导自己的演艺事业,挑战那些异常暴力且常常让人不安的角色。这几年她确实也出演了几部家庭片,如2011年卡梅伦·克罗的《我家买了动物园》,但正是她那些更加激烈和充满斗争的作品使得她位列好莱坞一线女星。斯嘉丽爱冒险和挑战的这一面在2013年时最为突出,她在《皮囊之下》饰演一个外星人。这部由乔纳森·格雷泽执导的恐怖片对于演员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不仅因为她将要饰演一个捕食人类的外星人,也不仅因为影片制作尤其艰难,更是因为她在格拉斯哥的外景拍摄:她需要开一辆货运篷车穿梭在真实的人群之中并与他们互动,而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对于他们将要参与一部电影的拍摄毫不知情。这一冒险终究有了回报,许多评论都与《卫报》的Peter Bradshaw看法一致:“视觉效果无比惊人,但又令人无比慌张,影片中充斥着惊悚、恐惧以及情欲。”

正在同一时间,Glazer的奇异惊悚小说《她》出版了,斯嘉丽为导演斯派克·琼斯的同名电影所演绎的配音角色强调了她朝着科幻片发展的动向。她在电影里的角色是萨曼莎,一个拥有迷人声线的计算机操作系统。

那时候斯嘉丽塑造的很多荧幕形象都促使她跻身全球超级英雄系列电影的中心。自2012年起,她就是娜塔莎·罗曼诺娃——漫威复仇者系列中黑寡妇的扮演者。《复仇者联盟》中的她首次身穿黑色紧身战衣,并三次连续扮演此角色,直到2018年上映的《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

在《皮囊之下》中,斯嘉丽开着车穿梭在格拉斯哥的街道上

在《皮囊之下》中,斯嘉丽开着车穿梭在格拉斯哥的街道上

    在去年的漫威大片《美国队长3》中,她的角色一闪而过,在特效之中让人迷惑,相反在《攻壳机动队》中她的角色会稍微更沉静一些,某种程度上迎合大众的口味。导演山德斯评论她的表演“到达了维多利亚戏剧的深度”,他会尽量避免“不停疯狂地抖动摄像机”。而真人版《攻壳机动队》则根据日本漫画家士郎正宗同名漫画改编而来,斯嘉丽在其中饰演队长草雉素子,一个除了脑部以外身体都已被改造的半机械人。作为一个人类,她的身体是精钢锻造,自带“光学隐身”和“金钟罩铁布衫”等种种非人类的特异功能。“她有着与常人不同的生命体验,”斯嘉丽解释道,由于身体与大脑的不统一,素子甚至怀疑自己灵魂的存在。“能够在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个层次上进行演出,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公众对斯嘉丽的热烈关注不仅关于她的演艺事业,对她的私人生活亦是如此,自她与同为演员的第一任丈夫瑞安·雷诺兹(Ryan Reynolds)离婚以来热度便一直消散不去。这样看来,斯嘉丽以超级英雄、外星人和这部影片中的半机械人的身份来包裹自己,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直言不讳的女性榜样


    有个关于斯嘉丽的印象,就是她是那种典型的男性梦想的女孩,那种在派对中备受瞩目的女孩,那种任何情况都不能介绍给自己的男友的女孩。这一印象紧贴着她的公众形象,比她的黑寡妇紧身衣还紧。但这显然是个误解。首先,“我从未刻意追求特别性感撩人的角色”,她说。“我生性不像《迷失东京》里那样性感,但她就是这么一位年轻女性。就如绝大多数这个行业内的女人一样,我们很容易就被这么定型了。大概因为我那时候身材不错并且年轻,所以难逃这种想法吧。”其次,她绝对是女人中的女人。她的纯女子乐队,之前叫做“The Singles”再者,是她的支持女性权益的政治观点。“现在许多国家有战乱、恐怖主义,全球气候正在变暖,他们却在说,‘我们应当削减计划生育的预算。让我们取消妇女保健措施的权利!’这真的是第一要紧的事吗?”她说。“真是胡扯。我们讨论的应该是如何预防宫颈癌和乳腺癌。长大后,我接受了‘计划生育’的服务。我所有的女性朋友都接受过——不只是为了节育避孕,更是为了子宫颈癌和乳房检查。你们可以了解到最近地下诊所的流产在增加,女人们不得不残害自己的健康,而青少年不得不在不安全的条件下寻求帮助。这都是为了什么?!我们正在该向前进的道路上倒退!”

Cosmopolitan 采访配图

Cosmopolitan 采访配图

    今年1月20日斯嘉丽约翰逊现身华盛顿women’s march女权游行并演讲,力挺为女性提供生育健康服务的非盈利机构Planned Parenthood和支持女性的堕胎权。她向川普喊话:我没有投票给你。如果要我投票支持你,首先需要你支持我和所有女人!03284
    就在最近,斯嘉丽出席了以讽刺恶搞当下政治和文化的喜剧小品而闻名的美国电视综艺节目《周六夜现场( Saturday Night Live)》,并与该节目的常驻嘉宾凯特·迈克金农(Kate Mckinnon)结下了深厚友谊。在节目的短剧中,她扮演了一位科学家,这位科学家通过脑电波翻译器发现自己的狗居然是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这令她愤怒不已。
    在许多涉及政治的问题上,斯嘉丽始终直言不讳。2014年,有着犹太血统的斯嘉丽成为了以色列家用碳酸系统品牌Soda Stream的代言人,广告大片在美国“超级碗”橄榄球大赛期间播出后引发巨大争议。由于SodaStream公司设立在隶属巴勒斯坦斯管辖的西岸犹太屯垦区内,国际慈善组织乐施会(Oxfam)认为该公司不仅不合法,还严重侵犯了巴勒斯坦人的权益,并且反对任何与以色列聚居区的贸易往来。面对争议,作为代言人的斯嘉丽坦言,她支持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经济合作与互动。此举使部分影迷离她而去,她也因此辞去了慈善组织乐施会的慈善大使一职。斯嘉丽自小在纽约长大,她的父亲Karsten是一位丹麦建筑师,母亲Melanie是电影制片人。她回忆起当时跟家人们一起看总统大选的情景,“我们对政治的关注是自然而然的,它很重要,同时也是我们的责任,”她说,“我从不告诉别人该把票投给谁,也不会告诉别人该把钱花在哪儿。可是当我成为了公众人物,我就希望能引导人们去聚焦于那些我认为有价值的公共事业和那些有人格魅力且能够带领我们前进的人物。”

《午夜巴塞罗那》剧照

《午夜巴塞罗那》剧照

就在一年之前,她还被问及职业女性所面对的男女收入差距的问题,对此她回应道,由于个人情况的特殊性,她现在是全球收入最高的演员之一,但这并不能说明广大女性的收入状况。

“针对我自己的情况来谈这个话题其实有点怪,除非来讨论更大范围的问题,”她说,“我非常的幸运,我过上了很好的生活,而且我很骄傲在目前能与许多条件相似的男演员赚得一样多。对我而言,根据我的个人经历谈论男女收入问题可能会令人反感,总的来说,这是女权主义这个大话题的一部分。”

好莱坞本身就是一场“社会问题大杂烩”。“性别,年龄,酬劳。天哪,我们正在四分五裂!”斯嘉丽打趣这些问题的严重性。在幕后,她深刻地意识到能够编写和导演大成本电影的女性有多么的稀少。“这是巨大的、可怕的失衡”,她说。在镜头前,年龄歧视的问题始终存在。斯嘉丽从没有和年龄相近的男演员演过对手戏。比如马克·鲁法洛,在《复联2》中扮演她的恋人,比她大了17岁。“女性常常被认为是花朵,虽然美丽却在渐渐枯萎,男性则像松树,随着时间流逝而历久弥坚。”她说,“这似乎是一个非常陈腐的“安排。”

 

编译:李丽斯、楚乐

文章来源:网络 The Guardian 
图片/视频来源:网络 The 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