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卡现象:当“第一女儿”成为“秘密武器”

美国大选落下帷幕后不久,一群来自纽约的艺术家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了一场名为#亲爱的伊万卡#的活动。

他们相信声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同时也是艺术家资助人的伊万卡·特朗普将会在他父亲主导的白宫政府中扮演一个调和的角色,因此,他们向她请愿,希望伊万卡能在堕胎权利与气候变化等议题上为他们做说客。这批艺术家们,比如“Halt Action Group”组织的发起人和展览策划人艾莉森(Alison Gingeras)将她视作 “liberal bubble of New York”。

然而直到今日,伊万卡并没有满足他们的诉求。尽管她可能使总统父亲在男女同酬和职业女性的儿童看管问题上的态度有所缓和,在对待移民、国内消费和环境等问题时,特朗普还是坚持以强硬手腕推行他的保守政策。

Halt Action Group小组成员

Halt Action Group小组成员

“伊万卡铁定是与他父亲串通一气的,在选举时她就不断为他洗白,”艾莉森说。

尽管伊万卡的朋友们称她的核心观念与民主党更为相似,但她看起来似乎是将对父亲与家族的忠诚置于个人的政治观点之上。

“伊万卡与父亲交谈时十分坦诚,”与特朗普家族相识三十余年的R. Couri Hay说道,他是纽约城的一位公关主管。“并且他(特朗普)会认真听,但最后做出决定的还是他本人,他习惯于支配一切。”

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的缺席惹人注目时,金发碧眼的伊万卡同样惹人注目地出现在她父亲的身旁,她亲和的微笑与总统时而皱眉时而阴沉的面容形成了鲜明对比。

关于伊万卡的正式工作目前没有准确的描述。评论家们称她是第一夫人、英国王室成员与另一个贾勒特(Valerie Jarrett,奥巴马的老友,白宫的资深顾问)的混合体。

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伊万卡在白宫

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伊万卡在白宫

她的丈夫,现年36岁的杰里德-卡什诺(Jared Kushner)是一位没有从政经验的地产开发商,目前在白宫担任高级助理。她的兄弟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r.)和埃里克(Eric)领导着特朗普地产集团。她自己则退出了特朗普集团及自己名下品牌的经营,当然,她仍然拥有股权。

“伊万卡是一种现象,” 范德堡大学的总统历史学家施瓦兹(Thomas Alan Schwartz)说道。“我从未预料到一位总统的女儿会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而且她还能同时在电视上销售她的商品。这太异乎寻常了。”

她是特朗普与第一任夫人伊万娜(Ivana Trump)所生的第二个孩子,据兄弟们的说法,伊万卡是最得父亲宠爱的那一个。

尽管伊万卡在特朗普大楼金碧辉煌的顶层豪华公寓中长大,她的房间看起来却是充满中产阶级的风格——丁香紫色的墙面,小巧的白色单人床,还有一些玩偶和摇滚明星的海报。

由于父母因丑闻而破裂的婚姻,伊万卡的生活遭遇了巨大变化。她的母亲伊万娜向纽约的一位八卦专栏作家透露,伊万卡曾担心父母离婚后自己不能再冠以“特朗普”之姓。

父母婚姻的破裂使得伊万卡与父亲更加亲密。她在2009年出版的《特朗普名片(The Trump Card)》一书中写道,“因为我再也不能将他(特朗普)视为理所当然。”

她小学就读于曼哈顿上东区的私立女校Chapin School,学习了芭蕾,并在林肯中心的舞台上参与过《胡桃夹子》的演出,她的兄弟们都称她为“小公主”。

之后,伊万卡进入乔特罗斯玛丽霍尔中学,这是一所位于康涅狄格州的寄宿学校。每到周末,她大多回到纽约与家人一块度过,有时她也从学校请假用以开展她的模特事业或主持妙龄小姐选美比赛,但她仍然给学校的师生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她从未表现得自命不凡或者以富家千金自居,”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教师说。这所学校禁止教职工人员接受有关伊万卡的采访。在乔治城大学就读两年后,她转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在那里学习房地产金融。

“她试着尽可能过普通的生活,”她在沃顿商学院的同班同学Miriam Diwan说,“她并不会穿着名牌衣服到处转悠……她很体贴,对于别人她总是很好奇,她学习非常努力,成绩也很好,当然这是她应得的。”

她常常展现自己的时尚风格,比如在奥兰多一所学校被拍到的价值89美金的条纹裙和上个月出席在白宫举办的governor’s ball时所穿的78美金的凉鞋。跟家族里的其他人一样,她也开发了自己在售的时尚品牌,并以#工作中的女性#为标签。在服装行业,她做得比她父亲要好得多。

一家百货公司在售的伊万卡自己的品牌靴子

一家百货公司在售的伊万卡自己的品牌靴子

在父亲的房地产公司里,她以对细节的关注及平和的性情赢得了大家的尊重。2013年,在对迈阿密埃尔多拉酒店及高尔夫球场(El Doral Hotel & Golf Course)的收购进行谈判时,售方的经理Michael Ashner吃着三明治便与她在特朗普大厦会面。“她非常聪明,稳重而审慎,”他说,“我猜测对于她父亲而言,她的冷静和理智有重要影响。”

伊万卡还获得了纽约精英们的认可,即便他们对于特朗普的阴谋论嗤之以鼻。她和她丈夫收藏了现代简约风格的艺术品作为家装,这和她童年时居住的金碧辉煌的特朗普大厦形成鲜明对比。

她和切尔西·克林顿(希拉里之女)一起逛街,为民主党员科里·布克的参议员竞选资金募集活动做主持,在这过程中她甚至改变了信仰,成为了犹太教徒,然后和Kushner结婚,虔诚的她还遵守着安息日的规则。伊万卡在传媒界广泛结交朋友,Vogue的编辑Anna Wintour为她的第一本书做宣传,她和传媒大亨鲁伯特·默多克前妻邓文迪非常亲密,并且担任为她们女儿而设立的基金会的托管人。

伊万卡与女儿及丈夫乘空军一号抵达佛罗里达

伊万卡与女儿及丈夫乘空军一号抵达佛罗里达

在总统竞选期间,她以特朗普最有说服力的支持者和辩护者身份出现。

她在共和党集会上出尽风头,表示她父亲是“色盲”(指没有种族歧视)并且性别中立。当特朗普的支持率在女性群体中降低时,她向CNN担保特朗普不可能是性歧视者,如果他是的话,“我就不可能成为特朗普集团的高层之一,也不会有机会和我的兄弟们肩并肩工作了。”

“尤其对于一些女性而言,她们会认为如果特朗普有一个这样的女儿,那他必定有可取之处,”纽约民意调查人Lee Carter说,他还向政治背景不同的小组展示了伊万卡的演讲和电视广告。

鉴于她过去的政治立场,伊万卡的老朋友们对于她大力支持特朗普表示惊讶,“我被吓到了”,其中一个这么说,并表示因为害怕受到特朗普支持者的报复,不希望被提及名字。

虽然伊万卡常被称为特朗普的“秘密武器”,但自从特朗普就任后,她也会陷入一些尴尬的事件之中。她的时尚系列因为销量不佳而被诺德斯特姆公司宣布将要撤下时,特朗普总统在Twitter上控诉该连锁百货公司“不公正”,第二天总统助理Kellyanne Conway呼吁福克斯新闻的观众购买伊万卡的产品,引来了政府道德监管部门的的指责。

伊万卡似乎正在努力重新获得那些她曾经结交的民主党以及独立派人士的尊重。据和她及其丈夫共事的人透露,他们正在劝说特朗普不要废除对于LGBT人群的保护,也不要完全从计划生育组织中撤回资金。

政府过渡期间,在她的帮助/努力下,作为环保主义者的前副总统阿尔戈尔得以向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特朗普介绍和传播气候观念,而她目前则专注于儿童保育和产假问题,这一议题向来是由民主党所倡议的。

“她对于该议题非常精通、周密和真诚,”care.com的执行长Sheila Marcelo这样评价她,Sheila参与了1月在邓文迪住宅举办的晚宴,伊万卡则在该场合向那些曾为希拉里竞选集资的各商界大佬请教问题。

尽管如此,伊万卡仍旧受到大量的抨击,斯嘉丽·约翰逊在《周六夜现场》中表演的一出滑稽短剧给了她一记重击,她扮演的伊万卡在剧中兜售一款叫“同谋”(Complicit)的香水,并打出标语:“献给那些可以阻止这一切但不予行动的女性。”

女权主义偶像Gloria Steinem上个月嘲讽特朗普的儿童保健计划(child care plan)就像德国纳粹一样,为他们的妇女生育支付的同时却禁止堕胎。“鼓励一个选择的同时却忽略其他更多选择的做法会导致完全失去自由”,她在社交媒体(Instagram) 上向@dear_ivanka这一账号公开发布了这样的话。

#亲爱的伊万卡#(#dearivanka#)这一话题既用于嘲讽她也是跟她沟通的一种方式。

随着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个人账号上照片的发布,伊万卡逐渐成为世界上影像最多的人,照片中的她站在总统办公室轻摇着怀中的婴儿,或与女儿一起站在最高法院的台阶上,或与各国元首一同出现在会议上。

“她确实是特朗普势力圈内唯一可接近的人了, ”Gingeras说,“她将孩子的照片放到社交平台上的做法使她自己的私生活服务于特朗普政府的宣传,这一方面表现出她的开放态度,另一方面使得她可能遭受更多攻击……但至少她可以听到他人的意见。”

 

编译:楚乐、李丽斯

文章来源:网络 Los Angeles  Times
图片/视频来源:网络  Los Angeles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