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样的“闹婚”

近日,一条“疑似婚闹伴娘被袭胸猥亵”的视频在网上传播。这条时长51秒的视频显示,在车内,两名男子分坐在疑似伴娘身边,对其袭胸脱衣,疑似伴娘喊叫,甚至咬其中一名男子手臂,均未能阻止两名男子。最后,两名男子还将疑似伴娘裙子掀开,称要脱掉其内衣。这一事件持续在网络发酵,引发广大网友集体声讨,许多网友呼吁一定要揪出“魔手”,不能放过这两名施暴者,必须将其绳之以法。最终警方通过网民提供的线索,警方将两名嫌疑人查获。

06131 06132

近年来,婚闹、丑化新人、闹伴娘等不文明婚俗现象越来越出现在公众媒体视野当中。从柳岩遭遇“闹伴娘”事件,到新郎被捆绑电线杆遭泼红油漆,再到伴娘被袭胸遭猥亵,从明星婚礼中的婚闹到普通民众婚礼的恶搞,婚礼陋习和婚闹现象屡次登上头版头条,成为大众热点。

古人讲,习俗移志,安久移质。我们所处的国家历来是一个人情礼法社会,婚丧嫁娶、生儿育女、养老送终等民风习俗,是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部分,更是百姓群众重要的精神价值。然而,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一些传统的社会风俗习惯逐渐的走样变味,婚丧嫁娶讲排场、搞攀比、比阔气,生日宴、升学宴、当兵宴、乔迁宴等都要大操大办,“天价彩礼”、“五子登科”、“万紫千红一片绿”等等等婚礼陋习在一些地方尤为严重。“闹婚”作为传统中的一种婚俗习惯由来已久,这种在封建时期用来增进因缺少婚前交往而“盲婚哑嫁”的新婚男女感情的传统婚俗从古一直延续至今。但如今,闹婚的实际意义早已丧失,但在现代的中国婚礼中闹婚习俗却从未中断,甚至演变成为失控的“恶俗游戏”,原本用意是给结婚现场增加喜庆热闹的气氛的“闹婚”,在很多地区成为了变了味的“婚闹”。

06133

“闹婚”源自我国古代,这一点都不假。事实上,“闹婚”的出现在特定历史背景下有其“合理性”。众所周知,在历史上婚姻往往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对新人步入婚姻,往往对彼此还很陌生,甚至从未见过面。在这样的背景下,亲朋好友通过“闹婚”的形式,破除新人的紧张感,为的是创造和谐欢乐的氛围。

仔细分析,古代的“闹婚”与今天婚礼上频频出现的闹剧有所不同:

其一,“闹婚”的目的不是为了制造尴尬,而是为了创造和谐,更不是为了揩油。

其二,五千年文明史中,历朝历代都讲究文明礼数,讲究男女授受不亲,混乱尴尬近乎“人身袭击般”的猥亵并非标准配置。

其三,即便历史上出现过“闹婚”的丑剧,也往往为人所不齿,甚至肇事者会受到严惩。例如,秦代一起“闹婚”事件曾致新郎气绝身亡,肇事者被依据律令充当“鬼薪”,即没入官府当官奴。

足见,“闹婚”的丑剧,不能一味责怪“传统陋习”。事实上,现代婚姻,青年男女往往自由恋爱,根本就不存在陌生感,更不存在闹婚的理由。把闹婚的原因一股脑怪罪在“老祖宗”身上,无异于泼脏水。究其根本,闹婚者文明素养低、法律观念差是主要原因。

现今,闹婚外衣掩盖下的“性骚扰”问题已经成为不容回避的一个尴尬现象。闹婚的对象已不仅限于新娘,越来越多的闹婚者把“闹”的目标指向了伴娘。喝了一些酒的男方亲朋好友们,对伴娘动手动脚,亲吻摸身。以至于很多女士都把当伴娘看成了苦差。虽然大多数伴娘都会因为怕扫了大家兴,把委屈埋在心里。但也有很多女性勇敢地站出来用法律捍卫自己的权益。令人悲哀的是,当勇敢的女士将闹婚性骚扰者告上法庭的时候,却遭到了众人甚至是女性群体的不谅解。

06134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巫昌祯表示:婚礼本来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可有些人却想借此机会大占便宜。这就纵容了一些心怀不轨的人,他们趁此机会对新娘、伴娘上下其手,把一种把女性当成玩物的行为。这种事如果发生在平时,是绝不能被容忍的,但在婚礼的特殊背景下,人们往往会一笑置之,不去理会,但实际上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地侵犯了新人的隐私权。婚礼上的性骚扰问题不可忽视。那些对新娘或者伴娘动手动脚的人轻则可以告他们性骚扰,强行做出下流举动的,可以构成“暴力猥亵侮辱妇女罪”,可以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律专家指出,如果婚礼中的游戏过于粗俗甚至对新娘、伴娘动手动脚,轻者构成性骚扰,重者则构成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 5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 5 年以上有期徒刑。” 如果利用闹洞房“陪床”、新娘或伴娘酒醉之机与新娘或伴娘发生性关系,则构成强奸罪,可被判处 3 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可被判处无期徒刑甚至是死刑。

婚礼上出现的这些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新郎新娘过于迁就的问题,又有婚礼主持人、闹婚者素质不高的问题。因此,要避免婚礼游戏过于粗俗,需要多方面的配合。

首先,要转变婚俗观念,改革陈旧婚俗,多选择一些文明、高雅的婚礼形式。对一些粗俗的婚礼游戏,要理智地予以抵制,不能过于迁就、取悦闹婚者。

其次,闹婚者要自律自重。闹婚者要牢记闹婚的目的主要是祝福新人,婚礼游戏要文明健康有趣,要建立在尊重双方的基础上进行,不能将玩闹女性视作调剂婚礼气氛的手段。并且要掌适可而止,不能超出道德甚至是法律的约束。

再次,婚礼不仅仅是私人活动,在众多亲朋好友的参与下也是具有一定传播程度的群体行为。对于闹婚活动中不适宜,不尊重女性的行为,参与婚礼的女性也要勇敢表达自己的意见,出于照顾婚礼整体气氛而选择的沉默只会让这些不雅习俗被视作认可并持续下去,同时也会给本身性别意识不高的人带来侵犯女性的可乘之机。社会性别概念的建立应当渗透在公民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中,也是每个社会成员应当自觉肩负的责任。

 

编辑:陈若钰 周洁

资料来源:央视新闻  新华网  东北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