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视电视体育新闻报道中的性别书写 | 教席讲堂

在娱乐经济的刺激下,电视体育新闻报道与体育赛事直播的收视率屡创高峰。从批判的意识审视,中国当下电视体育新闻报道中存在着明显的性别偏差和失衡现象,而体育新闻受众以男性为主的市场导向、从事体育生产的女性工作者数量有限以及社会文化的男性霸权意识是导致问题产生的主要根源。就大众传媒担当的社会责任而言,其倡导平衡的性别观念,理性地进行体育传播工作,促进体育事业的健康发展是其根本宗旨。在媒介生态转型的今天,体育新闻的性别生产机制要进行必要的改良与创新,以适应社会的呼求,提高节目的生命力。


电视体育新闻报道的性别表征

电视是展示体育魅力的最佳媒体,受到体育爱好者和广大电视观众的普遍喜爱。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是中国国内最权威的电视体育专业频道,开播最早、规模最大、国内外赛事转播合作最为广泛,拥有世界众多顶级赛事独家报道权。中国电视收视率提供商——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有限公司发布的收视数据显示, CCTV5近几年在全国电视收视排名中一直稳居前十位。另据禹唐体育公布的收视报告显示,CCTV5体育频道日播节目中《体育新闻》、《体育世界》收视率最高。本文选取 2016 年 3 月 7 日至 3 月 11 日、2016 年 5 月 23日至 5 月 27 日之间该频道播出的《体育世界》、《体坛快讯》、《体育新闻》三档体育新闻节目作为关照对象进行研究。 因本研究需要关注体育新闻报道的性别表达问题,我们把体育新闻报道按照社会性别标准分为女子报道、男子报道、混合报道及中立报道。混合报道是指同时传播男子和女子项目或体育项目本身同时包含男女项目的报道。中立报道是指无法确定运动员性别或没有明确性别信息的,如马术,奥运赛事筹备等。

0728

(一)体育新闻性别表达的数量统计

三档体育新闻节目中男子体育报道数量上明显多于女子报道。无论是简讯、新闻背景资料、专题新闻、体育人物报道还是其他形式的报道,男子体育项目和赛事的新闻在数量与比例上占据明显优势。尤其在“历史 今天看”“人在奥运年”版块和篮球、足球等专题报道中,三档体育新闻栏目的性别角色书写也明显有偏颇,男子体育报道的新闻总量统计比女子的多出80%。

孙杨在第31届夏季奥运会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中

孙杨在第31届夏季奥运会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中

(二)体育新闻性别表达的编排位置

据统计,三档体育新闻节目头条位置的女子体育新闻居多,这和 2016 年中国女子体育项目在奥运赛场上优势明显有关。除头条外的其它位置,无论是《体坛快讯》还是《体育世界》,在节目编排上明显存在以男性为主角、女性为补充的不平衡局面。尤其在片尾“花絮” “精彩瞬间”位置,男子体育内容占比高达70%以上。

彭帅和莎拉波娃在赛后握手

彭帅和莎拉波娃在赛后握手

(三)体育新闻性别表达的体裁方式

三档体育电视栏目在男女体育新闻体裁处理方面 也有显著的性别差异。有关男子体育新闻通常会以硬新闻方式播出,强调男子的刻苦训练及取得的优异运动成绩,女子体育信息的软新闻出现几率大大高于男性。不少女性体育稿件偏向以“美感与观赏度”为标准。比如,“人在奥运年”报道蹦床世界冠军董栋时更多关注他如何克服伤病困扰专注训练。对于蹦床奥运冠军何雯娜,新闻报道多是热衷于“蹦床公主”的头衔,偏重报道她夺取奥运金牌后的生活改变。

电视体育新闻表达性别失衡成因探析

(一)显性原因:女性从业人员数量和地位的局限

中国女性从事参与体育活动起步较晚,整体参与人数较之男性偏少,这不利于全面完整地传播女性体育文化。虽然 21世纪女性在媒介及体育行业中从业者数量显著增长,但比例仍然偏低。2009年国家统计局人口与就业统计司公布的统计显示,女性在体育产业中从业比重为 35.3%,在广播、电影、电视和娱乐业中从业比重为 37.7%。

凯西·波利特在《男性媒介的希拉里问题》一书中提出, “凡是反对希拉里的传媒大部分是服务于男性用户的,他们利用传媒极力维护自己的优势社会地位。而传媒业正是维护男性菲勒斯中心主义的不合理旧模式 的最后堡垒之一。” 在媒体中这种由某种性别占绝对主导地位的权力构成形式,必然会对媒体的内容遴选、议题设置、架构提供、重要性排序以及再现女性的方式等一系列行为逻辑和价值判断构成深远影响。大众媒体的传播功能表达的是传播者对社会和人群的认识和理解,而以男性为主导的权力结构则意味着这种理解是以男性思维方式和观点为基准的。

近年来,在媒介中也出现了一些优秀的女主持、女记者。然而, “女性新闻工作者数量的上升并不能改变媒介内部女性的从属地位和忽视女性的现实,受产业结构、组织、社会文化及专业特性等因素制约,大众传媒的性别歧视并未消失,反而以一种更隐蔽的形式运作”。根据福柯权力论和话语分析策略来看,女性媒体再现背后所采用的一套实践话语在媒体和媒体文本中均是按男性权力意识运作的,包括所有涉及女性的呈现规划、女性的知识、处置与规约的制度机制等等, “他们”主导着媒体对女性再现的生产,即使是女性体育从业者或传媒工作者从业人员自身,也难以避免不受这套话语支配,有意无意地顺服于男性主导。

里约奥运会意外走红的央视体育频道女记者杨茗茗

里约奥运会意外走红的央视体育频道女记者杨茗茗

(二)隐性原因:传统社会价值观念的制约

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男尊女卑的观念始终居于主导地位,它包括对女性本体、社会价值及其 地位认识的一套完整体系。它积淀在民族的文化心理结构里,融于人们的血脉中,形成集体无意识并在日常行为中表现出来。如果女性表现得过于刚强有力、勇敢坚毅就会被称为“假小子”“女汉子”, “男女所扮演的性别角色并非由生理所决定,而是由社会文化所规范的”。体育运动彰显着对速度和力量的追求,充满了大幅度的肢体动作与激烈的对抗以及运动过程极致的感情释放,这些与传统女性的标准都格格不入。

(三)媒介原因:男性受众结构和商业消费的市场导向

电视体育节目专业性特点使其观众构成具有非常鲜明的特点,男性成年观众无论在受众占比还是收视时间上都远远高于女性观众。央视索福瑞2012年和 2013年发布“全年体育节目收视状况”的研究成果反映,男性受众在电视体育节目受众中占比超过 60%,平均收视时长 2012年2337 分钟,2013 年 1838 分钟,几乎是女性观众收视的 1389 分钟和961分钟的两倍。调查结果表明,男性观众热衷收看体育类节目,对体育节目收看的忠诚度更高。

男性受众群体构成了电视体育新闻的主要消费者和体育电视的市场。基于商业化基础的大众媒介必然会追求商业化认同,同时深受商业文化和消费文化的影响,媒介、市场及受众对体育新闻接受需求越来越倾向于体育之外的个人生活内容,受众对体育新闻的消费也正向软新闻方向发展,运动员个人隐私、兴趣、喜好、爱情等内容也开始悄然侵占体育市场。媒介在策划报道重点、设计报道内容时往往注意迎合男性观众的兴趣和爱好。

性别平衡的媒介进路

传播学大师李普曼“拟态环境”理论指出,人们对外部客观世界的认识不可能全仰仗于自己的亲身实践,人们头脑中形成的有关客观现实的印象大部分有赖于传播媒介对其反映,传媒传播是真实全面的,人们就能够获得最接近于现实世界的认识。反之,人们形成的对外部现实的印象就是偏颇失真的,错误的认识进而会导致错误的判断及行动的失误。媒介在体育报道中对于女性的书写既是社会文化与媒介逻辑的反映, 同时也反过来促进了社会文化与结构的合法化,更潜移默化了人们的深层心理与社会意识。

第一,回归体育价值本身,关注女性运动员报道。 女性运动员参与体育竞技,挑战和超越自己本身正是体育精神的体现。但是市场化的媒体往往有“审美”情结,对女性运动员的体育新闻事实关注不多,而是将笔墨大量花费在煽情字眼上,没有给予女子体育项目应有的报道地位和平等待遇。

第二,提高女主持人的专业身份,改变节目花瓶的媒介镜像。目前国内已经有越来越多懂体育、媒介专业 素质强的女性进入体育专业媒体,她们热爱体育, 精通体育项目知识,深谙大众媒介特性,对体育传播的 性别平衡,营造和谐体育文化环境有所助益。

第三,倡导健康的女性体育锻炼文化,改变畸形的审美观。女性参加体育锻炼,既有塑身审美的需求,更有健康生活的价值诉求。女运动员既有女性的柔美,也有体育对抗的魅力,甚至在那些对抗激烈的竞技项目 中,要付出比男运动员更多的努力和艰辛才能取得成就。因此,促进体育领域的男女平等,鼓励和推动妇女参与体育训练、管理和决策,全面提升女性对体育的参与意识,对于中国谋求向体育大国、强国迈进意义重大。

大众传媒应正视目前体育报道中的性别问题,回归体育新闻报道本真,客观、公正、均衡地传播女性体育信息,正确引导公众认识和理解女性体育运动、体育健身和体育文化,努力营造平等、和谐、良好的环境,真 正落实和体现体育“育体”的宗旨。

资料来源:

《审视电视体育新闻报道中的性别书写》,牛卫红,滕鹏 著,当代传播,2017年,第1期

原文有删改,转载仅供学习

编辑:赵凯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