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席推荐 |《嘉年华》:该怎么保护你?被性侵的孩子

近日,北京朝阳区某幼儿园工作人员虐童事件闯入大众的视野。在家长爆出的消息中,除了针扎孩子和喂食不明药片,有的孩子的表述还出现了明显的性侵问题,包括工作人员让孩子们脱光衣服“做检查”等等。孩子本是社会中最需要精心培育与呵护的花朵,却一次次成为性侵者施以恶行的对象。

我们选取了“她影”公众号的文章,讲述今天上映的电影《嘉年华》中发生的故事。电影中同样有孩子受到伤害,但在故事里最值得深思的不是她们个人的处境,而是她们的父母、警察、一切本应帮助她们与伸张正义的人的所作所为。

“每个人都只顾着朝前跑,没有人为此停下来”,希望这次的幼儿园事件,不会如此。

01

大约两个月之前,就有一部影片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因为很多人说它是中国版的《熔炉》。

不过我们认为用《熔炉》来比喻这部片子并不是非常贴切,因为它不像熔炉那么煽情,而是用克制冷静的写实风格刻画了女童被性侵的事件及其所处的麻木冷漠的社会环境。

这部片子我们已经看了好几遍,回来以后也讨论了很久,都肯定它的价值和态度,但并不确定它能像《熔炉》一样引发现实层面的改变。

电影《熔炉》剧照

电影《熔炉》剧照

我们总觉得电影里面发生的事情离我们很远,然而就在今天下午曝出的北京XXX幼儿园虐童新闻(有严重的猥亵情节)一再刺激我们的底线。

11242

当再一次看到针对孩子的群体性恶性性侵害事件,我知道了,担心一部电影能否推动社会变革其实没那么多意义,因为现实永远都比电影更残酷。

这部电影叫《嘉年华》,11月24日全国公映。

02

嘉年华这个名字,乍一听完全不会和女童性侵联系到一起。

对此,导演文晏解释道:“我们生活在一个像是嘉年华似的时代,天天都是喧嚣,过得像过山车一样的。每个人都在奔忙,于是有些事情也就在大家奔流的脚边发生了,但是每个人都只顾着朝前跑,没有人为此停下来。”

电影《嘉年华》剧照

电影《嘉年华》剧照

《嘉年华》里,有两个12岁女生被性侵,小文和新新。

小文,事发当天没有在家睡觉,但她的家人完全没有发现,因为妈妈忙着跳舞去了,而爸爸“根本一年都回不了一次家”。

新新,性侵他们的正是新新的“干爹”,而这个干爹,是新新父亲为了自己的“事业”让女儿去认的某商会会长…性侵事件发生后,新新父母也愿意接受“干爹”提出的交易:由干爹承担两位女生的学费+每人一部iphone手机,条件是父母们答应不予追究。

11244

发生性侵事件的宾馆,老板为了不给自己惹事,扣下了关键的视频证据;

警察队长迫于势力也不想好好破案,找到小文爸爸的上司间接施压;

警方甚至串通医院医生作伪证,声称小文她们没有被性侵,还召开了记者会…

耿乐和刘威葳饰演小文的父母。耿乐在采访时说:“其实每个人的成长都不容易,每个人从一个小朋友变成一个成年人都要经历很多风风雨雨。”

耿乐和刘威葳饰演小文的父母。耿乐在采访时说:“其实每个人的成长都不容易,每个人从一个小朋友变成一个成年人都要经历很多风风雨雨。”

电影里刻画的成人世界是黑暗的:当孩子遭受到的欺凌无疑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是身边大人的态度,他们的妥协、责骂、拒绝,让孩子更感孤立无援。

导演文晏说:“我这个片子中,性侵是故事的一个起点,但不是一个终点。我觉得整个社会都在失职,他们是一整个链条,哪怕任何一个链条中有人做到了他该做的事情,这个事情就有可能被停止、被禁止,这些孩子们就能得到保护。”

“而事实上,我们整个链条都是缺失的,所以这样的事情才会不断地在发生,才会不断地被重复,然后得不到一个很圆满的解决,我想这是整个社会机制呈现出来的形态。所以我的终点没有放在案件上面,而是放在女孩如何面对、如何成长上面。”

导演借史可饰演的律师在电影中说:“这类案件需要做!”

导演借史可饰演的律师在电影中说:“这类案件需要做!”

《嘉年华》中,史可饰演的律师可能是电影中唯一光明的成年人的角色,她一直努力保护着小文,努力想办法找出真相,给小文她们以公道,将性侵害者绳之以法。

电影中,有一个情节是警察队长再次将小文叫去问询(其实是想诱导供述),律师当场质问警察:“不是已经问过了吗?为什么还要再问?”后来,也是她悄悄脱下衣服裹住躲在小房间里哭泣的小文,将可怜的孩子从警察局偷偷带走。

可以说,除了律师和小文的爸爸,影片中其他成年人的所作所为,都是对两位受害女生的二次伤害

对性侵受害者的二次伤害中,最常见的是“荡妇羞辱”,也就是所谓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定是受害者做错了什么,才会招致伤害。

就像电影里,第一次直接拍摄到小文受到身体伤害,不是性侵害,而是她妈妈在医院走廊上给她的那个耳光。这位有点神经质的母亲,还在情绪崩溃时拉扯小文衣柜里的衣服,骂道:“我让你穿这些不三不四的”。

11247

最后,母亲把小文拖到厕所亲自剪去了她的长头发。

11248

03

《嘉年华》中,出事旅馆外的海边有一个巨大的梦露裙摆飞舞的雕像,梦露也成为电影中一个极为重要的隐喻。

电影海报中也有梦露裙子的形象

电影海报中也有梦露裙子的形象

对此,导演解释说:“梦露的形象在过去六十年以来,不止是西方世界,是世界上最标志性的女性被固化的形象。我在写剧本的时候,看到南方一个小城市盖了一座号称世界上最高的梦露,有8.8米,但过了一个月就被拆掉了,原因是因为那个裙子飞得太高了。”

“当时我就觉得:一个受到侵害的女孩子,很多人会觉得她有一定的问题别人才会伤害她,为什么不伤害别人呢?大家会把这个责任放到这个孩子的身上,放到女性的身上,就像觉得是雕塑本身有问题(所以要撤走),这是非常荒谬的事情。”

片子中还有另外一位非常关键的女性形象:小米,整个性侵事件关键证据的来源。

小米在两个女生被性侵的旅馆打工,两个女生被性侵的当晚,小米用手机录下了“干爹”强行进入女孩房间的监控视频。

起先,她不肯把证据交给律师,史可饰演的律师说:“你也是个女孩子,也许有一天你也会像她们一样遇到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小米当时回答:“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11240

连身份证都没有的小米十几岁就从家里逃出来,辗转流离,被欺负被欺骗,在成年人社会,她遇到的,是繁重的劳动,低廉的工资,动辄的虐待,虎视眈眈的窥伺,随时的蚕食…

在漂泊中缺失关心和帮助的小米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生存哲学。

但即使她表现出超出自己年龄许多的圆滑,但她仍然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不掉入成人世界的陷阱。

影片最后给了小米一个比较开放和有希望的未来,但现实中更多的“小米”被迫选择了沉沦。

你们看片子的时候就会发现,小米身处的环境是如何不遗余力地把她拉向深渊。

04

其实,《嘉年华》让人惊喜的不仅仅是它的题材和故事,几位小演员的表演也为影片增色不少。

尤其是饰演小文和小米的周美君文淇。其中,小文的饰演者周美君,导演文晏为了保护她一直都没有给她剧本:“她不知道,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没法让她去理解,在她的年龄,没法在很短的时间内理解这个事情。”

112401

目前,《嘉年华》已经获得了多个奖项及提名:今年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获金狮奖提名;在即将颁奖的第54届金马奖获“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三项提名;在今年平遥国际电影节获得“费穆荣誉最佳影片、观众票选荣誉特别表扬”奖项以及“影展之最单元最受欢迎影片”提名。

05

2014年左右,一桩关于女童性侵新闻触动了本片导演文晏。她决定,身为女性,要为女性说点什么(性暴力受害者大部分为女性)。

文晏,先后担任电影《夜车》、《牛郎织女》、《春梦》、《白日焰火》的制片人,2013年,编剧并导演了处女作《水印街》,《嘉年华》是她的第二部编剧、导演作品。

文晏,先后担任电影《夜车》、《牛郎织女》、《春梦》、《白日焰火》的制片人,2013年,编剧并导演了处女作《水印街》,《嘉年华》是她的第二部编剧、导演作品。

虽然导演没有明确指出触动她的是哪个新闻,但影片的人物设定会让人联想到的就是海南万宁校长开房案(海南万宁第二小学校长和一政府职员带6名六年级小学女生开房)。

这个案件作为近几年来最为轰动的恶性儿童性侵案,在当时引发了社会各界的讨论。在2016年的圣丹斯国际电影节世界电影单元的纪录片单元,有一部来自中国的纪录片《海南之后》,记录的就是本案。

112403

其实,只要稍微花时间去了解一下,就会发现,国内针对女性和儿童的性暴力事件并不少见。

继海南万宁校长带学生开房案之后,国内媒体持续曝光了全国各地多起儿童性侵案。据不完全统计,13-15年三年间,全国各地被媒体曝光的性侵儿童案共968起,受害儿童超过1790人。

 

112404 112405

112406112407

然而很多儿童性侵事件,在网络上短期发酵又迅速被遗忘,比如“豆瓣网友爆料许豪杰恋童癖”。

《嘉年华》这样的一部影片,在这个时间的上映,是否能够唤起我们对儿童性侵事件真正的反思呢?

在平遥国际电影展上,谢飞导演就这样称赞道:“确实不虚其名,是我看到的最佳国产电影。导演掌控剧情、人物准确,节奏恰当,手法简洁,内容丰富,扎实。”

也同时提出了改进意见:“缺点在于主角的精神、人性方面还欠更丰富、深层的开掘,使作品的格局没有得到可能的提升。”

确实,影片中的很多东西还可以再讲得更深入,对社会现实的描述也可以更大胆,让人物更加复杂。

虽然有浅尝辄止之感,但我们也应该理解导演的无奈

比如当被问:“过审有没有被要求删减?”

文晏回答说:“这个基本上是符合我初衷的。”

最后,想把采访文晏导演时她说的一段话分享给大家:

“就是这种麻木让我觉得非常过不去,我们怎么可以对这样的女孩子的遭遇,或者对这样的事情麻木了呢?这个是我自己无论如何过不去的一件事情,不仅我要讲这样的故事,而且我想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在这个影片中去检验我们作为旁观者的责任。”

我们每个旁观者,也都是有责任的。

所以,当一件事故发生后,旁观者(每个人)都应该记住,我们不需要完美受害者,因为没有谁能全知全能预测到危险的发生;更重要的是,人人都可能成为暴力事件的受害者。

意识到“他人的伤痛,与我有关”,才是人类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共情。

本文部分内容经授权引自:在别处文艺志(in-elsewhere)


文章转载自“她影”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