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女主:当代影视剧的“女性主义”想象 | 媒女热议

大女主剧是当今电视荧屏的一股热潮。相较于传统偶像剧,大女主剧对女性的刻画确实有了明显进步,女主很大程度上跳出了对女性的刻板描述,有鲜明的自主人格,更具有自我意识和精神气质。大女主的崛起和当前影视剧产业中的IP热有密切关系,是新媒体时代迎合女性需求的市场反应。但目前大女主剧的“女性主义”想象依然单薄狭隘,其“女性主义”镜像并非现实世界的真实情景,反而可能使人们对于现实生活中的性别不平等缺乏敏感,不利于人们在实践行动中推进“女性主义”。大女主剧走向成熟,还需要进一步深度挖掘“女性主义”的内涵和意义。

02061

大女主剧是当今电视荧屏的一股热潮。2017年的热播剧,出现了很多大女主的身影。一线花旦几乎人手一部大女主剧:赵丽颖的《楚乔传》,孙俪的《那年花开月正圆》,杨幂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刘诗诗的《醉玲珑》,景甜的《大唐荣耀》,迪丽热巴的《秦时丽人明月心》,马思纯的《将军在上》。2018年将要播出的开年大戏,包括周迅的《如懿传》,范冰冰的《巴清传》,杨幂的《扶摇》,关晓彤的《凤囚凰》等。大女主可谓风头正健,聚焦了最热的影视资源。

大女主剧特点鲜明,一般是以女性的成长为主线,讲述一个女人的史诗。相比于传统偶像剧中女主的傻白甜加玛丽苏的人设,大女主戏对女性的刻画确实有了明显进步。女主在很大程度上跳出了偶像剧、家庭剧中对女性的刻板描述,她们不再是痴迷爱情的小女人,或纠结于家庭矛盾的妻子和母亲。大女主不是男性强者的依附品,而是书写了女性作为独立的人,传奇励志的成长过程。

大女主有鲜明的自主人格,更具自我意识和精神气质。她们往往出生就遭遇磨难,处境艰难,但经风历雨,逐渐成长起来后,当年那个单纯善良的女孩,最后往往都会“黑化”成为腹黑的女强人。在主角光环的加持之下,大女主常常呈现出女强人甚至女超人的属性。她们总是能资源开挂,绝处逢生。可以说,大女主也是一直大受欢迎的超级英雄剧集的女性变种。

02062

大女主剧热播的原因

相比于传统言情偶像剧,狗血玛丽苏剧,大女主虽然大多是古代角色,却为当下的社会提供了一个个具有现代女性特质的女强人形象。大女主剧的流行有很多原因,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一些重要因素。

第一,大女主的崛起和当前影视剧产业中的IP热有密切关系。

网络小说是当前影视剧改编的重要资源。网络小说有一种专门的类型是“女尊”“女强”作品。很多作品在网上受到追捧,红极一时,已经培育了大量的年轻粉丝,也有强大女性粉丝基础。把这些成熟的网络小说IP改编成影视剧,往往具有天然的粉丝热度和媒体关注度。IP剧自带粉丝,在粉丝经济的拉动下,能够迅速形成较具规模的收视率。收视率有保证,也能拉来丰厚的投资。

在宣传发行方面,IP剧也有较为成熟的套路,特别擅长于在社交媒体中制造热点话题,引发病毒式的传播。很多大女主剧通过宣传发行的引导,粉丝的助推,不断制造热点,常常“刷爆朋友圈”,频频上微博热搜。一轮又一轮的媒体传播吸引了大量观众的注意力,使得收视率水涨船高,形成了近两年霸屏一时的大女主影视剧热潮。

第二,大女主的流行是新媒体时代迎合女性需求的市场反应。

当前影视剧的传播已经不依赖于电视平台,而是更多地通过视频网站、移动终端实现广泛传播。这些传播渠道的受众主体大多是年轻人。电视剧的受众一直以女性观众为主力军,年轻女性是当下具有较强购买力和消费能力的重要收视人群。得到女性观众的支持,自然能提振收视率和点击率。大女主剧就是为女性观众量身打造的女性类型剧。大女主的成长主线,迎合了青年女性对自立自强女性偶像的精神需求。同时,大女主剧也善用玛丽苏的爱情良药,治愈青年女性的情感空虚。在某种意义上,大女主剧集合了各种女性喜欢的类型剧的桥段和特质,实现了对女性的情感抚慰和心理慰藉。

大女主剧还需深度挖掘“女性主义”内涵

大女主戏频繁霸屏,并不能代表“女性主义”时代的来临。大女主不能真正代表“女性主义”,强调大女主所带来的“女性主义”意义,反而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第一,大女主剧的“女性主义”想象依然单薄狭隘。

当前荧屏中大女主的形象比较套路化和模式化,呈现了当代影视剧对“女性主义”的想象。

大女主往往从单纯倔强的小女子,历经磨炼,修炼成霸气独立甚至“腹黑”的女强人。但她们的成长,大多依赖男人的赏识和庇护。很多大女主是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的。而且,她们大都会最终凌驾于男人之上,呼风唤雨。为了衬托女主的完美,往往还有一个相对邪恶的女配角作为陪衬。这种自带主角光环的映衬法则,也是对其他女性角色丰富性的阉割。大女主剧中女性往往是在互相倾轧中成长的。男人们个个都爱我,女人们个个都害我。

02063

大女主高扬旗帜,强调女性独立自信。在事业上一路开挂,春风得意。在爱情上,优秀男人都拜倒在其石榴裙下,而她的烦恼是爱我的人太多。这样的大女主人设,更像是升级版的玛丽苏,为女性提供了全新的自恋幻想的模板,满足了一代女青年的全能自恋。

“女性主义”并不需要开挂的人生和男性的赏识来加持。“女性主义”也不是非要压过男性或者打倒男性。真正的“女性主义”是呼吁女性和男性一样拥有平等的权利和自由,作为平等的人,和男人并立于世界。大女主剧中的“女性主义”套路,依然闪耀着玛丽苏的光芒。以这样的模式推进,大女主剧的“女性主义”往往显得单薄狭隘。

第二,大女主剧的“女性主义”镜像只是一种拟态现实。媒介构建了一个源于现实社会,又超越于生活的拟态环境。这也是鲍德里亚所谓的“仿真与拟像”。

影视世界带来的幻觉,让人觉得“女性主义”已经大行其道,女人们个个都是独当一面的大女主了。她们有意识、有担当,在独立自觉的意识中主动前行。媒介拟态环境中的女性地位似乎已经得到了提升,但是真实社会和媒介环境存在着差别。在我们的现实社会中,男权中心依然是社会权力结构的主旋律,男权一直是强大而稳定的社会支配性力量。

大女主剧中对“女性主义”的呈现,可以促进人们对“女性主义”的关注。但另一方面,也容易带给我们一些的错觉。媒介中的“女性主义”镜像并不是现实世界的真实情景。这些镜像反而可能使人们对于现实生活中的性别不平等缺乏敏感,不利于人们在实践行动中推进“女性主义”。性别的平权不能只在媒介镜像中发生,更需要在社会现实中加以推进。影视剧可以引导社会。但影视剧中性别权力的改变,不能代替现实社会中的权力世界的抗争和实践。

大众媒介作品有不同的价值评价维度。优秀的影视剧应该兼具娱乐性、消费性和社会性。既能娱乐观众,满足受众的消费需求,又有积极的时代价值。过度强调收视率和点击率,迎合受众的娱乐消费,自然会削弱“女性主义”的真正表达。大女主剧走向成熟,还需要进一步深度挖掘“女性主义”的内涵和意义。

文章来源:《大女主:当代影视剧的“女性主义”想象》,中国妇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