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席推荐|女性避孕革命——魔丸的诞生

对当代人来说,避孕行为的意义不言自明,避孕的方式也多种多样,从花样百出的安全套到可轻易买到的各类避孕药物,避孕行为的实施使人类得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规划生育。而一个有趣的事实是,早在公元前1000多年,古埃及人已经开始使用动物盲肠作为安全套使用,到了18世纪,安全套已成为商店广告的一部分,被人们广泛熟知,而口服避孕药直到20世纪才被真正发明出来,成为一个划时代的产品。

本期教席推荐为大家带来的是一部描写女性口服避孕药如何诞生的书——《魔丸的诞生》。书本作者为美国人乔纳森·艾格,书名原名the birth of the pill,而中译本将“pill”译为“魔丸”,显而易见地突出了它意想不到又影响深远的重要作用。

在讲述避孕药如何被发明并推广到世人手中的过程中,《魔丸的诞生》中主要描写了四个人物:

女性主义者玛格丽特·桑格,女用口服避孕药研究的发起人,致力于寻找“让女性在吃早餐时直接跟橙汁一起吞下的避孕药片”;

药片研发的主要赞助者凯瑟琳·德克斯特·麦考米克,她是麻省理工学院首位女性毕业生,也是当时全美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药片的主要研发者格雷戈里·平克斯,哺乳动物排卵研究的奠基人,一名才华横溢的科学家;

后期研发的宣传者和协助者,医生约翰·洛克,为避孕药的实验和推广做出了重要贡献;

这样四名看起来不太相关的人,在因缘际会之下,成为了一个团队。

在阅读本书时,对当时的时代背景需要有一定了解。在1873年的美国,教会的禁欲思想占据主流地位,人们将避孕和堕胎行为看作是“违反自然”,同时,不以生育为目的的性行为也是受到诟病的。当时的国家通过了一部《反淫秽法》,以公共邮政散播“任何淫秽、淫荡、下流或猥亵的书籍、传单、图片、报纸、信件、写作、印刷品或任何其他不雅刊物”都是非法的,连传播避孕知识和药具也被算在其中,在桑格她们所处的20世纪,虽然使用安全套避孕成为一种常识,但大部分家庭的男性并未有效实施避孕手段,在美国,战后婴儿潮使每个家庭平均拥有3-4个孩子,而养育孩子的所有任务,完全压在妇女个人身上。

种种现象使得团队四人明白,为女性寻找避孕方法可以将女性从不可预计的繁琐养育工作中解救出来,也是相当一些女性所渴望的。在得知平克斯的研究后,“一位来自加拿大的30岁妇女写道:“我真的需要您的帮助,我想我不适合抚养十个或者更多的孩子。成本太高了,而我的丈夫也没有在教育我的(在此处她划掉了‘我们的’)孩子方面给我什么帮助……请帮助我。””

故事的结果已不必多说,在当今社会,走进任何一家规范的药店里,人们都可以买到女性避孕药,决定自己如何拥有性关系和生育行为。值得注意的是,仍有相当多的人缺乏应有的避孕知识,根据搜狐新闻在2017年世界避孕日(9月26日)的调查发现,在我国,每年约有800-1000万例人工流产手术,以南京市妇幼保健院为例,2014年至2016年,该院每年的人工流产手术量稳定在1.3万人次以上。在患者年龄分布方面,市妇幼门诊计划生育手术室2017年1-6月接诊的年龄最小的患者为13岁;进行人工流产手术的人群中,患者年龄小于20岁的有141人次。从这些数据中不难看出,仍有一些未成年人缺乏相关知识,为自身带来了一定的伤害。此外,在网络上也流传着“安全期避孕”等并不安全的避孕方式,科学有效的避孕行为仍需被更多人学习,保护女性的健康与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