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媒介力量 助推中国妇女发展

近几年,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全面到来,中国的妇女使用媒介的情况正经历着飞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论是在日常生活、工作中,还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推动公共政策上,妇女使用媒介的力量越来越举足轻重。正确而有创造性地使用媒介,将会助推中国妇女自身的发展,有利于在性别平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一、中国妇女利用媒介维权

1.多起性骚扰事件引爆高校

网络力量助力校园防性骚扰机制建立

2018年1月,女博士罗茜茜在微博发布了一封实名举报信,称她在北航读博时的副导师陈小武曾对自己以及另外数名女学生进行过性骚扰,并随后在网络上公布了数份证据。举报信迅速引起连锁反应,数天后北航发布处理通报,决定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多个职务。

举报当天,罗茜茜以自己为发起人,公布了一封针对北航校友的联署信,详细制定了要求北航建立预防性骚扰机制的办法。很快,一场效仿罗茜茜、呼吁在自己学校建立类似预防性骚扰机制的行动,在国内各个高校蔓延开来。校友们自下而上组织各自学校的同学签署联名信,以实名的方式向各自的校长、书记建议——建立属于自己的预防性骚扰机制。

而近期的“原北大教授沈阳性侵学生高岩事件”同样引爆了网络,北大经核查后于向社会公布了1998年该校和中文系对此教师的处理决定,并表达了对于校园性骚扰的坚决处理态度。今年1月以来,北大委托学校中外妇女问题研究中心组织来自社会学系、法学院、教育学院等专家起草了《北京大学反性骚扰有关规定(建议稿)》,并与教师工作部、学生工作部等学校部门负责人员进行了多次讨论,以推进校园反性骚扰制度建设、更好地维护师生的合法权益、营造健康良好的校园环境为目的,对文件的适用范围、学校反性骚扰的机构设置,以及对性骚扰行为的投诉、调查、认定、处理程序及反性骚扰的教育与预防工作都进行了充分研讨,争取尽快推动制度体系的健全和落实。

此外,中国人民大学于近日出台《中国人民大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试行)》《中国人民大学师德建设长效机制实施办法(试行)》。文件明确提出,人大教师对他人实施性骚扰或与他人发生不正当关系,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其中,提出师生关系方面的违规行为应包括“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与有利益关系的在校学生发生恋爱关系”等,同事关系方面的违规行为则包括了“对同事实施性骚扰或与同事发生不正当关系”等。

2.与就业性别歧视死磕

她成为了第一个招聘网站性别平等监督员

2014年,女孩马户应聘中国邮政快递员,试干两天后却因性别原因未能被录取。2015年1月26日,马户将中国邮政告上法庭,这一告竟成了中国国企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同年11月,马户胜诉,一审判决结果认定歧视并赔偿。胜诉后的马户没有停止关注妇女就业问题,在微博@就业性别歧视监察大队 和相应微信公众号不断更新关于就业性别歧视的信息。

马户和58同城经理在朝阳区劳动监察大队门口合影

马户和58同城经理在朝阳区劳动监察大队门口合影

曾有网上投简历求职经验的她发现,很多招聘网站对所发布的信息监管不足,直接导致存在性别歧视色彩的信息不断被传播,这是对于女性平等就业权的伤害。于是她针对各大招聘网站寄出15封举报信,分别对58同城、中华英才网和智联招聘三家招聘网站各进行了5次举报后,终于接到人社局通知,同意出面与网站方面进行沟通,给马户提供一个能与招聘网站对话的平台。58同城的曹经理表示欢迎马户成为监督员,对网站上涉嫌性别歧视的内容进行监督,帮助58成为更加性别平等的好网站。马户认为,设立“网站监督员”是一个很棒的想法,各大招聘网站都应设置专门的监督员岗位,同时接受社会各方的监督。此外,网站要加大招聘信息监管力度,同时提升检索技术水平,严格筛查性别歧视内容。

3.北京地铁八条线路现反性骚扰拉手

妇联呼吁抵制性骚扰

04182

2017年夏季,北京市通州区的一辆公交车上发生了性骚扰女性后报复伤人事件,对此,北京市区两级妇联组织第一时间进行了沟通了解,始终关注受害人和案件进展。

而在8月1日,“防止性骚扰 共同发声:不做沉默的羔羊,不做冷漠的看客”,这些抵制性骚扰的宣传词,出现在了北京地铁车厢的拉手上。北京市妇联相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市妇联这次特意在地铁1、2、5、6、7、10、八通、亦庄共八条地铁线路,利用地铁拉手进行反对性骚扰的宣传,旨在号召和倡导广大女性在遭到性骚扰时“不做沉默的羔羊”,提高维权意识,学会保护自身权益;同时呼吁社会公众“不做冷漠的看客”,敢于发声,及时制止,共同抵制性骚扰行为,为女性营造文明和谐的生活环境。

二、中国妇女利用媒介赋权

1.建设亿万中国妇女的网上家园

妇联迎来全面新媒体时代

2015年以来,全国妇联党组将网络及新媒体工作作为妇联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初步建成联系网、工作网、服务网整体合一的妇联网络及新媒体工作新格局。

妇联积极探索建设网上妇联组织,既研发建设妇联干部的网上家园——“妇联通”云平台,实现妇联系统六级组织扁平化管理,又整合网上女性人才资源, 依托网络公司和网络女性组织凝聚女网民,引领女性版主、各类网络女性社团负责人、公益活动名人等参与妇联工作。如江苏无锡建立“二泉网”妇联、苏州建立“名城苏州女人帮”妇联等,实现妇联组织在实体社会与虚拟空间的有效衔接。

04183

平台方面,不断扩大妇联网络及新媒体平台的覆盖面。在短期内快速开通运营“女性之声”微博、微信、客户端“两微一端”的基础上,以建设亿万妇女的网上家园为目标,加快打造以联系服务广大女性为主要功能的综合性网站“中华女性网”;同时充分发挥主流新媒体平台的传播功能,分别在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网易新闻、一点资讯开通“女性之声”头条号、企鹅号、网易号、一点号,形成了全国妇联“女性之声”“两微一端四号”并驾齐驱的新媒体系列平台。据统计,截至2017年3月,“女性之声”的“四号”总阅读数 超过 848 万次。

内容方面,妇联运用互联网主动发出声音,新媒体影响力日趋增大。针对反家暴、剩女、性骚扰、就业性别歧视等舆情事件,主动亮出妇联旗帜、表达妇联关切,《家庭暴力不是故事,而是违法犯罪》《撕碎剩女标签,还需共同努力》等发声文章,形成积极的舆论导向。除此之外,妇联抓住 “三八”、“六一”、反家暴法颁布实施等节点、议题,运用新媒体语言和形式开展传播,受到广泛好评。2015年以来,妇联新媒体先后开展了“党的女儿话初心”、女大学生“行走在党史路上”等系列网上学习教育活动。这些活动因创意新颖、形式活泼、全国联动等特点,成功探索出了一条运用新媒体开展妇女思想引领工作的新路径。

另外,妇联也一直致力于运用互联网打造服务妇女新平台。各级妇联创建女性创客空间、孵化器、创客服务平台2100多个,开创“互联网+女性终身学习”工作模式,联合国家开放大学共同开展精彩人生女性终身学习计划,打造电脑端和手机端一体的“女性享学吧”互联网学习新平台,截至目前,“女性享学吧”已注册学员 1.8 万余名,累计 90 多万人次在线观看课程。

2.女性互联网创业迎来春天

“互联网+”的时代,为女性创业带来了新机遇。《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白皮书 (2015年9月)》指出,中国女企业家群体不断发展壮大,女企业家约占企业家总数的1/4 ;而互联网领域创业者中女性占55 %。

“互联网+”时代为女性创业赋能。首先,互联网使性别鸿沟缩小,互联网异质化、去组织化、去中心、扁平化特性,为原本徘徊于工业化生产的组织与权力边缘的女性赋予了平等地位。其次,进入大众营销时代,“互联网+”赋予每个人自由表达和发声的权利,女性与男性在互联网消费和创业中成为平等的主体,而女性对于互联网+的多种新模式,具备更加独特的视角。

女性互联网创业具有鲜明的特征,基于兴趣爱好的创业动机更强,机会型创业比重增加,而且着眼于行业痛点,更注重消费体验。2005 – 2014年的十年间,随着淘宝平台主体用户整体年龄成长,平台整体创业者结构在走向成熟。2014年,18-29岁年龄段的女性创业者比例下降了近16个百分点,与此同时,30-45岁年龄段的女性创业者比例上升了8个百分点。电商创业转向了精耕细作、比拼综合实力,更加考验创业者的综合素质。2014年在大淘宝交易平台(包括淘宝、天猫平台)上,活跃网店中女性店主占50.1%的比例,女性店主的交易规模占总体的46%。

互联网增加了女性就业机会,改变女性形象,为女性赋权,促进形成新时代女性价值观。创业邦研究中心《2016女性创业调查报告》显示,33.06%的女性创业者表示通过创业财务状况得到改善,更有52.50%的人实现了财务自由。55%的人认为自身获得了选择的自由和能力,20 %的人感到更快乐更幸福了,57.02%的青年女性认为创业证明自己实现了人生价值。在“互联网+”的时代,女性创业了成为推动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

3.吉林省育人才、搭平台 创品牌

“吉林网姐”助力电商扶贫

吉林省全省有两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8个国家级贫困县、1500个贫困村,70.1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近半数是女性。为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吉林省妇联以省委省政府《关于全面推进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和全国妇联“巾帼脱贫行动”为指导,以电商扶贫为发力点,推动贫困地区跨越发展。

首先,以“人”为核心,大力开展“网姐”培育工程,在培训对象上关注有意愿但零基础的贫困妇女群体,关注有资源未转型的女企业家、女经纪人、女农民专业合作社带头人,关注有基础缺资源的返乡大学生。在培训方式上注重思想引领与创业服务结合,编撰《“吉林网姐”电子商务培训专用教材》;注重线上普及与线下实战结合,开通“吉林网姐”网上电商学院和实体训练营;注重请上来与走下去结合,把培训班办到村屯,让贫困妇女不出村不离家就能学习电子商务。三年来,免费举办“吉林网姐”电子商务培训班200多期,培训“网姐”1万余人,孵化网店5584家,带动妇女就业5万多人,年人均增收2万元。

04184

其次,以“站”为基础,大力开展村级服务平台建设,推出“吉林网姐”电商服务站建设项目,着力构建集“网购服务、电商培训、网店孵化、产品推介、信息交流”五位一体的村级服务平台。既要争取政府公共资源,也要协调电商平台资源,引入农村淘宝、京东网等第三方电商平台,整合本地运营平台。目前已在全省200个村建立了服务站,100%开设了网店、70%开展了代买代售代缴代送等服务,17个贫困村实现了村集体经济零的突破。

再次,以“增收”为根本,大力开展特色品牌创建。启动“千姐千店千社(企)千品”计划,着力打造区域品牌+企业品牌+个体品牌的“妇字号”品牌体系,提升贫困地区网货开发和溢价能力。包括推广“一社一品”、扶持“一企一品”、带动“一村一品”。

今后,吉林省还将进一步拓展渠道、完善体系、创新模式,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贡献巾帼力量。

4.女性NGO携手新媒体

助力性别平等

2016年3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是中国第一部反家暴法,政府鼓励全社会为解决性别暴力问题贡献自己的力量。此时,“橙雨伞公益”应运而生。“橙雨伞公益”以新媒体为主要传播渠道,致力于关注性别暴力和性别平等,赋能女性。在传播性别暴力相关议题的同时,为广大女性提供咨询渠道。作为一个跨界的公益项目,联合法律界和媒体界及社会公益组织的从业人士,为以流动女工为主的泛女性群体创造更友善的社会环境。

而近几年关于教授女性编程的社会组织也逐渐增多。比如“程序媛计划”,2017年5月底,为鼓励女性进入科技行业,让更多女性爱上编程,陈斌在微博发起了 “程序媛” 公益计划,通过开发的一款手机app,以人工智能会话式授课的方式,免费教授14岁+女性从零开始学习编程。具体内容包括:HTML5, Javascript&jQuery, Python等内容。

三、中国妇女利用媒介推动公共政策

社会各界齐呼吁

反家暴法终落地

2015年1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反家庭暴力法,这标志着我国第一部反家暴法终于落地,并于2016年3月1日起施行。“反家暴法的出台标志着我国的反家暴工作迈向了法治化、专业化的新高度。”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李明舜说。

此次通过的反家暴法共6章,38条,这是业内专家们呼吁和等待了20年的结果。从1995年“家庭暴力”概念引入中国之后,全国妇联、中国法学会反家暴网络等机构与学者便一直呼吁并推动建立反家暴法律。

在此过程中,地方立法先行。2000年3月,湖南省《预防与制止家庭暴力的决议》通过,第一部反家暴的地方性法规诞生。此后,先后有29个省市自治区建立了相应的反家暴法规。从2008年起,全国妇联连续4年向全国人大建言制定国家层面的反家庭暴力法。2012年,终于被纳入全国人大常委会预备立法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