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席讲堂 | 知识与性别:女性主义经验论

导语:

女性主义经验论是传统经验主义知识论和自然主义知识论的继承与发展,它接受坚持价值中立和客观性的实证主义的研究原则,批判了传统知识论中的男性中心主义倾向,主张借助女性的参与,通过严格遵守理想的知识论范式,建立反映自然和社会真实面貌的、客观的、无偏见的知识论。

女性主义知识论的发展与20世纪60年代以来学术女权主义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学术女权主义在使用现有的概念框架来寻找妇女处于屈从地位的根源时,发现妇女的经验与解释模式之间出现了断裂,学术女权主义因此对各个学科领域的基础性预设进行了挑战。

女性主义在认识论领域已经由过去试图为自己在正统哲学寻找一席之地的努力转向了对正统哲学核心概念的重新理解,并创造出新的知识理论。本文所要探讨的女性主义经验论,是女性主义对正统知识论提出挑战的一种路径,它立足于传统认识论的框架,试图消除传统知识论中那些排它的压迫性的影响,建立一种女性主义的经验认识论。

04208

一、女性主义经验论的理论渊源

      女性主义经验论最早产生于生物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的女性主义研究,是经验主义方法论在女性主义研究中的应用,是女性主义对传统经验主义知识论奎因自然主义知识论的继承与发展。

传统经验主义知识论认为,认知主体与认知客体是分离的,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源于我们的感觉经验,经验能为知识提供唯一或者至少是主要的合理性的证明,存在着有效的科学方法,我们获得的知识是价值中立的,物理学的确定性和精确性的标准是科学知识的惟一解释模型。女性主义经验论者认可世界的客观实在性,赞同知识的经验来源,肯定知识的价值中立性,在批判传统经验主义认识论时强调倾听女性话语的重要性,并赋予女性经验在认知中的重要地位。

奎因革新了经验论,并提出了自然主义知识论 :(1)观察负载理论。观察是通过复杂的概念来描述的,而复杂的概念本身并不能由当下的经验所给予,所有复杂的概念都潜在地有被进一步的经验所修正的可能;(2)知识论的性质是描述性的,而不是规范性的;(3)知识论不过是自然科学的一个分支,特别是心理学的一个分支。

女性主义接受了奎因的的观察负载理论的论断,却并没有对他亦步亦趋,这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反对奎因对事实与价值的严格区分,女性主义认为事实与价值的严格区分与奎因的自然主义知识论是相矛盾的。其次,专注于思考女性主义的价值如何能合法地满足经验的研究,以及如何改善当下受到性别偏见影响的方法,反对奎因把知识论还原为非叙述性的心理学的做法,赞同在严格的经验研究中价值判断的作用。再次,奎因虽然也预设有个人主义的研究方法,但他所选择的自然主义知识论的还原基础则是行为心理学和神经心理学;与此不同,女性主义经验论者关心性别、种族、阶级和其他不平等的基础在社会实践研究中的作用,因此女性主义十分注重社会学、历史学和科学研究。

二、女性主义经验论对科学知识论的批判与修正

      女性主义经验论研究了生物学、心理学和其他学科中的男性中心主义的偏见,发现女性是如何被排除在科学领域之外的。女性主义经验论认为,主流的科学知识论是以男性为中心的,其错误表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主流的科学知识论充满了男性偏见。人们通常认为,科学是客观的、价值中立的,它向所有的批判开放,并能有效地排除任何偏见。女性主义经验论者认为,这是对当前科学知识论的过分自信。在父权制社会中,由于男性科学家只关注与自己的生活经验相关的事实,只根据自己的兴趣、期望、研究方式及其价值取向进行学科建构,致使虚假的信念和无知的偏见进入科学研究的每个进程,因此,现实科学的客观性,不过是男性科学家的主观性的代名词而已。

其次,主流的科学知识论中女性认知主体总是无足轻重的,或者说是无形的、边缘的、歪曲的甚至完全缺席的。女性主义经验论者认为,各种科学理论几乎无一例外地只把女性看作母亲、家庭料理者、务农者、照顾者等角色,女性的地位只存在于家庭领域中。传统科学总是贬低女性的角色行为和认知方式,称之为“本能的”、“直觉的”、“情绪化的”,借此抹杀女性在科学研究中的贡献。此外,传统的经验论以男性认知者为基础,忽视了女性认知主体的应有地位。

2018年第十四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

2018年第十四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

正因如此,女性主义经验论者力图揭示科学研究中长期被忽视的性别问题,展现女性的科研天赋与学术才能,消除科学研究中的性别歧视,重新评价女性的行为及其价值,为女性在科学研究中争取应有的地位。为此,女性主义经验论者集中做了如下工作:

首先,强调性别分析方法的重要性。传统经验论的证明视角由于缺少性别分析的方法,对传统科学活动中的性别偏见和女性经验的缺失产生了盲点。女性主义经验论力图通过对性别分析方法的强调使性别身份“政治化”,把男性至上主义问题纳入科学研究范围,把有“歧义”的问题带进科学研究。这种“性别化”的研究弥补了传统经验方法中女性经验的缺失,为女性参与科学的认识活动提供现实的途径。

其次,主张以“好的科学”修正或取代“坏的科学”。女性主义经验论者认为,不去注意研究者的兴趣、期望和实验方式等价值取向与对事物的描述与解释之间的关联性的科学是“坏的科学”,相对而言,“好的科学”是批判的社会科学的子领域,它揭示了文化的性质、价值以及作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幕后’证据的假设作用。它挖掘出那些被人们忽视或遗忘的真实的生活状态,把那些为“坏的科学”所忽视的科学研究中的女性的缺失、性别偏见、种族偏见等缺陷揭示出来,以建立更具广泛包容性的理论。

最后,注重以女性经验来克服科学中的男性偏见。女性主义经验论者认为,通过精确地执行科学的方法,严格地遵守科学的准则,为纠正科学中的男性中心主义偏见提供了可能。然而,以男性为中心的科学是无法意识到自己的偏见的,只有以女性经验为基础的科学研究才能自觉地意识到由男性偏见带来的知识歪曲。为了纠正男性的偏见,克服主流科学中的男性中心主义,实现科学自身所要求的客观的、无偏见的“好科学”的目标,必须通过妇女解放运动让更多的女性和女性主义者 进入科学领域,参与社会和认知活动,改变科学共同体中以男性为主体的面貌,保证女性与男性平等的科研机会,促使人们在科学实践中更严格地坚持科学知识论的规范与准则。

三、女性主义经验论的性质与意义

      女性主义经验论是一种保守的知识论,它没有反对科学方法,也没有对主流科学知识论的基础提出根本性的挑战,仅仅对经验科学运作的方式或者说科学知识论的不完善的实践过程作了描述性的批判,它强调可以通过严格、精确地运用科学的方法来克服科学中的性别偏见,因此不存在独特的女性主义的科学方法,也不需建构女性主义的方法论准则。

女性主义经验论的这种保守态度受到女性主义激进派所代表的女性主义立场论和女性主义后现代论的猛烈抨击。它们认为,为科学中的男性中心主义偏见负责的,是科学自身的概念框架和知识论基础,女性主义经验论没有对父权制话语构成根本性的挑战,相反却继承了男性中心主义知识论的传统,这是十分错误的。它们认为,传统认识论所倡导的客观的、普遍的、价值中立的科学知识及方法论准则是不存在的。

042010

女性主义经验论的保守性虽然受到了这样或那样的批判,然而,从策略上说,由于坚持与主流科学相一致的客观性准则和合理性方法,女性主义经验论的研究结果更容易进入主流知识体系,在实践中更容易为科学家所接受,因此,女性主义经验论更有利于女性主义运动的发展和女性研究的延续。

此外,女性主义经验论虽然是一种保守的知识论,仅仅对传统的经验论作了一些修正,然而它却具有重要的价值。科德认为:“女性主义经验论提倡一种受女性主义意识的特权观念影响的新的经验论计划,是专门用来消除男性中心主义的社会偏见的。在它女性主义的维度上,它通过引入一种特殊利益的声明,破坏了标准的经验论者提出的和谐的、无偏见的信条,向知识论的无私利性的真实可能性提出了反驳。因此,它的主张具有颠覆的潜能。”

女性主义经验论认为,通过女性运动和女性的参与可以发现和注意到主流科学未能发现的问题,这表明科学发现的语境与确证的语境对科学中的性别偏见的消除是同样重要的。女性主义经验论对参与作用的重视不仅有利于女性的解放,而且有利于为一切底层的弱势群体争取应有的社会地位。因为通过参与可以打破话语霸权,展示边缘人的日常生活经验,引出新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