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席推荐|女性领导力的培育和发展——《实习生》带来的经验与启示

早在封建王朝还未完全解体的20世纪初,我国女性就已开始在许多行业中崭露头角。无论是民族救亡的一线宣传阵地,还是市井生活里的工人和职员,都少不了女性的身影;新中国成立后,“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更是深入人心;到了今天,无论是科技、文化还是其他领域,都活跃着优秀女性的身影。

据《2017女性职场现状调研报告》显示,我国女性的就业率已达到73%,然而,调研报告同时也指出,高管团队和董事会成员中,女性比例仅一成左右,女性在职场上的晋升路径明显窄于男性,女性高管比例最高的民营企业,其比例也仅有13%,这些数据说明,女性在职场上仍有巨大的空间等待发掘。

本期教席推荐,就将聚焦女性领导力的困境与突破,为大家介绍影片《实习生》中的女性管理者Jules的故事。她自主创业成功,还拥有体贴的丈夫和可爱的孩子,然而,随着生意的发展,她也遇到了多方面的危机。影片不仅关注了女性领导力的发展,同时展现了女性领导力与社会、家庭复杂的关系,对当下女性的职业发展有现实启发意义。

Jules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创业者,她创立了线上时装销售公司“about the fit”,仅用了18个月就将公司从25人发展到220人,生意网络遍布全美。生意的成功也带来了繁忙,Jules全身心投入在工作上,甚至在公司里也用自行车代步来节省时间。

04261

 

实习生Ben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Jules的公司的,,作为Jules的个人助理,Ben陪伴Jules经历了职业、生活上的危机全过程。

年迈但睿智的Ben

年迈但睿智的Ben

 

工作上,“About the Fit”的投资者认为公司发展过快,Jules难以完全承担繁杂的工作,因此决定给公司安排一名CEO,并拥有决策权。对Jules来说,这项安排意味着要将公司交给不够了解公司的人,自己长久以来的全情投入可能付诸东流,但如果不同意安排CEO,就要面临投资方撤资的风险。

祸不单行的是,Jules发现自己的丈夫出轨了。创业初期,丈夫为了帮助Jules全身心投入工作,辞掉了自己本在上升期的工作,做一名全职奶爸。对此,Jules一直心存愧疚。在发现丈夫的问题后,Jules觉得是自己花在家里是时间太少,开始想要接受投资公司聘请CEO的要求,以此给自己更多时间与丈夫相处。

所幸在Ben的鼓励下,Jules最终认清了自己对事业的热爱与不可替代,决定坚持自我,拒绝空降CEO,丈夫也在此时幡然悔悟,跑来公司向她道歉,希望Jules不要为了自己放弃事业,告诉Jules:“你是我见过唯一不需要上司的人”,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happy ending。

04263 04264

 

然而,电影终归是电影,我们在Jules的经历中,也可以窥见更多关于女性的有趣反映:

为了给公司寻找合适的CEO,Jules不断出差与候选人们见面,在此期间,她遇到了各种人,有的面对她年轻的公司充满了傲慢,有的甚至还带有性别色彩:

04265

 

在与女儿的同学家长聊起家长聚会时,Jules也受到了对方的揶揄,认为她毫不顾及家庭,让自己和丈夫都成为了异类。同为女性的妈妈们觉得,这样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女性是“严苛”而难以相处的。对此,导演也借Ben之口给出了回应:

04266 04267 04268 04269

 

Jules在发现自己日渐脱离家庭成员时感到无比内疚,丈夫出轨后她的第一反应也是忍住巨大的痛苦尝试继续婚姻,说服自己原谅丈夫的行为不端,甚至想要为此放弃自己万分热爱的事业。凡此种种,既有一名年轻创业者面临的种种考验,也有一名女性遇到的种种不解。

此片之所以有happy ending,离不开丈夫和Ben的双重支持,作为实习助理的Ben看到了老板在经营公司上的奉献,并告诉Jules没人比她更了解公司,鼓励她不要委屈自己。

影片虽然只有数个镜头,但不难看出,即使在较为发达的西方国家,对于“女强人”的包容度也是因人而异的。许多女性的职业转折点正是结婚生子,为了生育,不得不离开岗位,而等到孩子不再需要自己全身心投入时,原来的市场上可能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位置。虽然我国明文规定不得因妇女休产假而辞退对方,但明升暗降、逼迫主动辞职的行为仍屡见不鲜。

在男女平等水平最高的北欧国家,如瑞典、冰岛等地,无论父亲还是母亲,都有带薪产假可休,政府为了鼓励双方休产假还会提供补贴,并要求公司保留职位;在工作上,法律强制要求所有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至少40%为女性;同样的,奶爸和“家庭主夫”也不会被当作异类。虽然仍存在许多问题,但社会规则制定上给予了每个人尽量平等的发展机会。

每个社会都有其独特的状况,我们不能对所有国家地区的制度规则一概而论,但无论是家庭主妇,还是职业女性,任何人都应得到应有的支持,最大程度发挥自身的才能。

在我国,绝大多数地区也颁布了男性陪产假的政策,不同地区时长7天到30天不等,然而另一方面,男性不愿休、不能休陪产假的情况却成为主流,许多人甚至不知道男性也可以“休产假”。根据新京报2017的统计,以北京地区为例,参与照料产妇和夜间育儿的丈夫甚至不到两成,而男性不休陪产假的主要原因分别为“单位不让”“怕影响职业发展”和“认为带孩子就是女人的事”。可见,要保障女性不被生育困扰,仍需要社会和个体进一步的支持与推动,使女性可以最大程度发挥自身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