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母则刚?我们在“赞美”母亲时,究竟在赞美什么?【媒介性别观察|双周汇】

本期内容:

本期《媒介性别观察|双周汇》我们聚焦“孕妇烧伤,为保胎儿拒绝使用麻醉药”一事所引发的关于“为母则刚”的讨论。此外,在“五一”假期的整容热中,我们关注整容背后的低龄化趋势及“颜值效应”所显示的社会性别文化。最后,我们将关注瑞典学院因性侵丑闻,决定暂停评选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

1

为母则刚?我们在“赞美”母亲时,究竟在赞美什么?

180512

据报道,5月7日,湖南常德,一位怀孕3个多月的女子在家做饭时,煤气泄漏燃爆,全身烧伤面积达18%。为不影响胎儿发育,孕妇主动要求不用止痛药和麻醉药。该事件引发全网热议,网友评论多指向: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前不久,著名主持人朱丹在微博呼吁产妇拒绝错误的通乳行为:“如果你也正经历堵奶,如果你也准备请通乳师,请一定一定记得:任何的堵奶状况,通乳时都是不疼的、不疼的、不疼的。更不可能疼得死去活来。请别让不专业的通乳师乱揉,更别咬牙坚持。一旦疼得受不了,马上喊停,马上!愿每个妈妈都远离不必要的伤害。”朱丹认为应该进行一场哺乳或者通乳革命,向产妇传递新的、正确的知识。她发现,目前最难改变的是根深蒂固的错误观念,认为“你怕痛就是太娇怪,有些人还用‘为母则刚’来给自己洗脑,就觉得,你承受不了,就不够格做一个坚强的妈妈。这才是最需要改变的观点。”

1805121

“为母则刚”源自“妇人弱也,而为母则强”。“夫弱妇何以能为强母?唯其爱儿至诚之一念,则虽平生娇不胜衣,情如小鸟,而以其儿之故,可以独往独来于千山万壑中”。是说原本很柔弱的女人,有了孩子以后,出于母爱天性,可以自强应对诸多复杂困难。

《中国妇女报》对此事发表评论,认为“为母则刚”貌似是赞许,实则是在弱化与窄化女性身份。正如评论所说,“女子本弱”本身就是一个虚假前提,为何女子就要本弱呢?“为母则刚”则过分强调了“母亲”这种家庭角色对女性的重要性。诚然,成为母亲意味着女性将担起更多责任,在日渐增多的家庭事务中获得成长,但“成为母亲”并非女性成长和发展的唯一途径。“刚”作为一种正面品质,可以是女性一生都具备的品质,也可在其作为社会发展的人、承担其他社会职责与使命时获得。“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这种言论实则是在弱化、窄化女性,把女性的身家性命与一生梦想都寄托在“母亲”这一家庭角色上,这种对女性的“赞美”实际延续了父权制的话语,即以父权制主导下的性别角色期待为参照,对女性的行为予以评价。

2

看脸的时代:女性整容逐渐低龄化

1805122

据《中国妇女报》报道,“五一”前夕,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双井旁的一家整容医院里排满了前来整容的年轻女性。经典双眼皮、假体鼻子、激光换肤、瘦脸针……“五一”期间,该整容医院推出节日促销项目,众多整容者选择利用小假期体验这些整容项目,既享受优惠,修复时间也充足。

有专家表示,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代,明星、网红光环被放大,整容者正是看到了“靠脸吃饭”的“颜值效应”,渴望通过整容改变提升外形来获取更多成功的机会。同时,媒体广告、网络宣传使消费者更便捷地了解整形美容,越来越多的爱美者加入整容行业。多位整容医院医生介绍,来医院整容者大部分为女性,占来整容人数的三分之二以上,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学生族。

 

《东方时空》栏目曾做了一项《女性整容背后的秘密》的调查,结果显示,30% 的女性是为了得到更多人夸奖, 28%的女性是为了婚姻美满,22%的女性是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15%的女性是为了弥补原有的缺陷。从这个调查中不难看出,大多数女性整容都是为了维持婚姻或取悦他人。

“社会习惯性地将女性价值限定在其容貌、形体、年龄等外在条件上,从而降低对其社会角色、社会价值的期待值。”长期关注研究女性整容现状的哈尔滨工业大学硕士樊嘉宁指出,伴随着现代社会多元化与民主化的进程,女性的社会地位与社会角色也在悄然变化,“男女平等”“女性当自强”的观念愈发深入人心,但是在倡导男女平等的口号之下,根深蒂固的依旧是社会性别的事实不平等。女性在很大程度上被等同于身体,女性的交换价值更多体现在其身体美上。

现代女性有获得美的权利, 也有获得美的资本,但在滚滚整容潮中,女性仍应正确给自己定位,正确对待自己的人生,这不仅需要改变社会对女性的态度, 更需要女性自身观念、价值观的转变。

3

因性侵丑闻影响,瑞典决定暂停评选2018年度诺贝尔文学奖

1805123

据BBC消息,瑞典学院5月4日宣布,暂停评选2018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将在明年一起宣布2018年和2019年的获奖者。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首次推迟文学奖的颁奖。

诺贝尔文学奖的停摆源于去年11月被揭发的一宗性侵丑闻,该事件牵涉到与瑞典学院关系密切的一名文化名流,他被控在过去20多年间,对多名女性实施性侵。此事在瑞典一直处于热烈讨论中,但到今年4月这一性侵事件开始升级,将瑞典学院卷入其中。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瑞典文学院终身女院士、作家弗罗斯滕松(Katarina Frostenson)的法国摄影师丈夫阿尔诺(Jean-Claude Arnault),在去年11月间被指对18名女性进行性侵、强奸。其中最早的一起发生在1996年。

4月28日,瑞典《每日新闻》曝光,称在针对阿尔诺的18起性侵指控中,有一起的受害人竟是瑞典王储维多利亚公主。报道援引3位消息人士称,在2006年的一场晚会上,阿尔诺用手摸了维多利亚公主的臀部。继而有消息称,在2006年12月的另一场活动中,时任瑞典文学院常务秘书的恩格道尔被瑞典王室告知,“尽量不要让维多利亚公主和阿诺尔同处一室”。除性丑闻之外,阿尔诺还被曝从1996年开始,先后7次透露诺贝尔文学奖名单给博彩公司牟利。

自从1901年文学奖成立以来,瑞典文学院仅有七次——1914、1918、1935、1940至1943年——因战争原因没有颁发诺奖。历史上也曾有过六次延期,均因为评委会认为该年度没有出现符合奖项水准要求的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