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女热议 | Ayawawa微博被禁,媒体:我们不需要这样迂腐的邪说

前面的话:

5月18日,一篇题为《情感教主Ayawawa和300万种择偶焦虑》的文章,引起了网友的公愤。文中提到知名互联网博主Ayawawa(本名杨冰阳)曾让女孩们想象日军侵华时期的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可以在男性战死的情况下“苟全性命”,由此得出了“女性具有性别优势”的结论。这一言论成为导火索,近日来,各媒体接续发力,深挖这位“教主”紧裹在“情感圣经”外壳下的敛财真相,抨击她借歪理邪说迷惑毒害众多女性并哄骗其为此埋单的恶劣行径。

Ayawawa的邪说突破底线

052305231

Ayawawa的课程,主要集中在婚恋上,女孩子如何嫁个好男人,如何防御老公不出轨。而嫁个好男人的前提就是年轻漂亮,温柔嘴甜,包括各式跪舔。她的说法,月入5千的美女,婚恋市场上完胜月入2万的博士平貌女。她在书中写道,女人要好好打扮自己,提高mv(伴侣价值)“震慑”住男人,男人才会被你吸引。女人要降低pu(亲子不确定性),表现出温柔嘴甜,善于崇拜等等,男人才会信任你,进而对你投资,满足你的要求。一套又一套的胡言乱语听起来要把年轻的女性引向人生的歧路。

在她的所谓理论里,完全没有女性要自立自强,更没有为国家建功立业,相反,她教唆女人不能有事业心,否则男人不喜欢。男人劈腿,全是女人的不对。女孩子的伴侣价值就是年龄,长相,身高,罩杯,体重,学历、性格和家庭环境都在其后。
她的这套说辞,必然是把女孩子引向自卑自贱,诚惶诚恐,崇拜男性,丧失自我意志;把女人的幸福限定在是不是找个多金男,是不是老公不出轨。这种教唆不仅与两性平等发展的文明潮流相悖,更是与奋斗新时代的社会主流南辕北辙。
——人民网·《 “情感教主”Ayawawa惹众怒!中国妇女报:该封杀封杀》

情感博主Ayawawa让女孩们想象日军侵华时的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可以在男性战死的情况下“苟全性命”,由此得出了“女性具有性别优势”的结论。这不仅是对这一特殊战争受害者群体的侮辱,也是一种深层次的性别自卑,将女性价值的评定权,无知的让渡给了男性。
——@女性之声《用“慰安妇”论证女性性别优势 太荒唐!》

Ayawawa之所以放弃底线,无非是为了捞金。一些女性在情感、家庭、工作上遭遇挫折后,不是寄希望于个人心态的调整、能力的提升,而是希望以更便捷顺利的途径逆袭,加之社会上长期存在“女生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等观念的影响,都为Ayawawa提供了市场,让其看到了“商机”。为了迎合这一群体,让其成为流量变现的韭菜,“情感博主”们纷纷自创门派,打着“女性性别优势论”等高大上旗号,贩卖的仍不过是男尊女卑、女性要“三从四德”的那一套陈腐观念。
——澎湃评论《Ayawawa被禁言,频爆妖言的情感博主该收手了》

05232

可怕的是女性认可“新女德”并盲从

可怕的不是网红为收割流量而哗众取宠,可怕的是女性认可“新女德”并盲从。

波伏娃有一句经典名言:“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与此相反,很多女性从小就被灌输“不必太拼,家庭为重”之类的观念,父母、老师、身边的男性,甚至是同为女性的女性,都反复强调女性不用承担家庭重担的“性别优势”,这比网红的荼毒更为生猛,环境浸渍日益磨损了女性的棱角,越来越多现代女性认可并践行“新女德”,她们走的路也越来越以男性为中心,越来越不稳定。
——中国经济网《Ayawawa引争议》

所以,仅仅只是笑话她、批判她是不管用的:她的信徒只会说:“娃姐说的都对!你们是嫉妒!”我们需要看清那些信服她话的,究竟是些什么人。
在姜思达的《透明人》中,多位娃粉出镜,表达了对Ayawawa理论的崇拜。她们化着浓妆,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是有“浓浓的微商气息”。你要说这些女孩特别蠢吗?说实话,是蠢。但并不能单纯甩锅给“蠢”。这种普遍的“蠢”,是有深刻社会内涵的……
——凤凰网《扒皮扒了N多回,为啥她们还把Ayawawa的话奉为真理?》

无论Ayawawa内心是否信奉自己口中的这套理论,她所传输的陈旧落后的价值,确实有一定“群众基础”。有的女性想要利用婚姻实现阶层跨越,有的女性只有通过维系婚姻来维持生计。这说明在社会中,女性权利依然有保护和提高的空间。
——中青在线《【有言值】只为收割流量,Ayawawa怎么还没凉?》

“教你发挥性优势”是如何伤害了你

在男权社会下,女性的自我概念和道德概念的发展,都受到男性视角的影响。社会针对女性有一套复杂的道德期许,以至于女性在理解自身、选择、表达等方面,都考虑到多种复杂因素,模糊、甚至丢失了真正的自我概念。

对于女性来说,最悲惨的不是在这个社会中受到什么样的歧视和不平等,而是在女性心中潜意识的承认这一切,产生对于男性的依赖并且给予他们决定权,将自己合理的处于一种低等的地位,缺少对于自身的信心和勇气。
——女性心理学家·吉列根

05233

自我物化,指的就是把自己看作一个物品。因为是一个物品,所以它的价值并不来自于它的喜怒哀乐、它所热爱的和憎恨的。它的价值只来自于某种社会比较后制定的标准。讽刺的是,拥有什么物质,本身也是这个标准的一部分(即这个身体拥有的消费品来自哪些品牌)。

当自己是一个物体的时候,我们作为人的部分被消解。我们简单粗暴地把自身的一切特质,标上社会认可的价格,然后为价格不够高、仍有提升空间感到焦虑。

而当我们处在“我”的主体意识感中时,我们是我们全部的经历,是有感受、有思想、有欲望、有情感的作为一个“全面”、“整体”的人。我们的好奇会在更多的事情上,我们会更自然地感受到自身的体验,我们的注意力会自然地并不专注在自己的“价格”上。此时,我们才是真正地活着,作为每个“我”活着。

Ayawawa倡导的“爱情方法论”的一切核心,就是男人和女人在婚配市场上全都是物品。你要提高自己作为物品的价值,从而与其他同样高价值的物品形成匹配。
——凤凰网·《我无法责怪选择了Ayawawa的女孩,只希望她们明白她们也受到了伤害》

看似在为女性着想的背后,实质是教女性如何用更好的方式顺应男权视角的社会,也就是助长了结构性不平等。而结构性不平等是性别不平等的根源。
——北大新媒体《咪蒙和ayawawa,求求你们放过女人们》

05234

警惕“妖言”的传播

千万别因为自己对这些言论的不屑,而质疑其传播力与影响力。

一则,“情感博主”们对自身定位与目标受众有着越来越精准的锁定。去年曾引发广泛批判的丁璇,主要在高校与一些“学术”及商业场所宣扬“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等奇葩言论,受众面有限。如果不是媒体的报道,恐怕很多人还不知道。但到了Ayawawa,就晋级成了通过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自立门派”,受众更多是90后、00后等年轻群体,而且传播更快、更广。

二则,“情感博主”们越来越懂得“精准营销”。Ayawawa将自身打造成成功女性,以自身经历现身说法,对于一些渴望事业成功、家庭美满,又缺乏能力、畏惧奋斗的女性是很有诱惑力的,她们迫切需要“复制”这一成功者的经验。Ayawawa微博坐拥300多万粉丝,至少能说明这一庞大群体多少都了解或部分相信,甚至在践行其言论。而这其中,又有多少缺乏辨别能力、尚未形成健康价值观的青少年?足以引起警惕。
——澎湃评论《Ayawawa被禁言,频爆妖言的情感博主该收手了》

作为“情感大师”,Ayawawa不会对情感生活正常、健康的人下手,她瞄准的恰恰都是情感受到伤害、生活陷入迷茫的群体。Ayawawa做的不是帮助这些女性真正地走出困境,走向独立自强,而是把她们往深渊里推一把,让她们用落伍的价值观麻痹自己。

商业力量的包装,不停地为其成名牟利输送能量,是Ayawawa们长盛不衰的基础。“10万+”的背后,是窥视消费者心理的商家,是不节制与不合理消费的魔怔,还是缺乏伦理底线约束的内容创业生态。
——中青在线《【有言值】只为收割流量,Ayawawa怎么还没凉?》

值得警惕的不仅仅是Ayawawa

第二次女权运动以来,很多人都在说,女性维持关系的努力,一样是富有价值的,我非常赞同这一点。也有很多人在说,女性不一定要向男性一样选择事业才是平等,女性也有权依据自己的喜好选择成为家庭主妇。我也非常赞同这一点。

然而,讨论这一点,要站在真正的自主选择的基础上。假如女孩从未被鼓励,有权选择所有男生可以选择的事,如果女生因为恐惧,从未有自信自己可以有不同的选择,“主动选择成为家庭主妇作为梦想”就是根本不存在的。人只有被充分赋予过选择,才有自由意志做出的选择可言。
我希望,越来越多的女孩可以真的成为她们自己。我希望,女孩们能够深深地意识到“我”是什么。我希望她们知道,自己不需要成为什么样才值得幸福。我希望她们能够发自内心的赋予自己价值:你全部的经验、你复杂的所有情感、你的欲望、你的慈悲、你的憎恶、你的思考、你的梦和记忆、你的家乡。

我还有另外一个愿望。我希望这个社会,对于那些不该被允许的事,能够有更坚定的拒绝。当我们在说“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无法改变”的时候,我们忘记了我们每个人都有力量拒绝那些我们认为不够好的东西。而当那些事物发现自己不被接纳的时候,它们就会改变了。
——凤凰网《我无法责怪选择了Ayawawa的女孩,只希望她们明白她们也受到了伤害》

05235

Ayawawa被封自然是好事,不过值得我们警惕的不仅仅是Ayawawa,而是以她为代表的与时代发展背道而驰的迂腐思想。
——中国之声《赞!Ayawawa微博被禁言6个月,我们不需要这样迂腐的邪说》

男女平等不仅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女性要想真正实现平等,必须要树立自我意识,不能自轻自贱,将自己视为男性的附属品,在男性的话语体系下考量自身的价值。
——中国青年报《用慰安妇制度受害者论证“女性性别优势”实在太荒唐》

Ayawawa这样的“漏网之鱼”在宣扬“新女德”毒害女性、收割流量、敛财牟利,行径极其恶劣,不容姑息。对此,有关互联网平台企业必须履行社会责任和法定义务,不给"妖言"提供传播渠道。对于公众的强烈呼吁,网信、文化有关部门当进一步切实履行监管职责,依法依规对此类违法、违反公序良俗的行为给予严肃查处,该处罚处罚,该封杀封杀,以儆效尤;对于此类“在女性觉醒的时代,却教导女性不要醒来”的有悖男女平等、背离时代精神的新“三从四德”观,属地妇联组织可以主动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积极发挥群团组织的力量,推动问题解决。而肩负弘扬正气、激浊扬清责任与使命的主流媒体,则要继续对歪理邪说保持舆论高压,在亮剑交锋中批驳谬误,肃本清源,捍卫社会主流价值观。唯有强化反邪合力,Ayawawa们才会失去市场,寸步难行,从而倒逼其敬畏法度,恪守规则。
——中国妇女报·《“情感教主”不凉,反邪说舆情不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