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App“甜蜜定制”真的是“高端交友”软件吗?【媒介性别观察|双周汇】

本期内容:

本期《媒介性别观察|双周汇》我们聚焦游走于灰色地带的社交App“甜蜜定制”及其价值导向。此外,在“北京女子图鉴”等“都市向”、“女性向”的热播剧中,我们探讨此类剧集对女性奋斗故事的呈现。最后,我们将目光聚焦在美国大学毕业季,关注毕业季中的女性演讲者。

1

社交App“甜蜜定制”:“高端交友”的马甲难掩其“援交”的实质

0526

近日,一款从海外舶来的交友APP“甜蜜定制”因其登上苹果商店(中国区)免费社交类应用第一、免费总榜第五,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人们赫然发现,这款美其名曰“甜蜜定制”的交友软件,本质上是一个“物化女性,挑战公序良俗”的高级版“援交平台”。虽然在中国的官网上,运营者将Sugar Daddy翻译成了“成功人士”,但直译出来,它就是“干爹/糖爹”。这样的词给人什么样的暗示,不言而喻。

据了解,这款App在中国的主体公司娱发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于2015年10月注册营业,也就是说,其在中国已经存在了近三年时间。App简介中,甜蜜定制的logo为红底白字的“SA”,即美国原名Seeking Arrangement的缩写,功能第一条写着“发现靠近您的成功人士或魅力甜心”,许多用户评论打上了“高端交友”的标签,但将用户留言的排序改为“最新评价”后,留言的重点字眼多为“骗子软件”“援交”等。可见,尽管有“高端交友”之名,但这个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平台难掩其“援交”的实质。

05261

平台上简单粗暴的挑选标准也暴露了一切——男性要填写净资产和收入,30万起步;而“妹子”除了要填写年龄、种族、身高、教育程度等基本信息,还有体形(较瘦—健美—匀称—S形—微胖—偏胖—其他)、发色、是否吸烟喝酒等选项。试问,这是交友,还是挑选性伴侣?要求女性填写身材胖瘦等外部特征,这更是赤裸裸地物化女性,也直接暴露其提供“援交”与“包养”的本质。

从其创始人布兰登·韦德的不少出格言论中,我们可以看出这款APP歪曲的价值观。比如,面对媒体采访,他称不认为自己是在搞“网络卖淫”,也不认为年轻女性想找有钱人包养有什么问题。他还宣称希望被有钱人“包养”源于女性对美好富足生活的向往,而他的网站则赋予了女性追求幸福生活的可能。“年轻女孩被包养是给了她们自信”,“援交赋予女性追求幸福生活的可能”……在这样的价值观导引下, “甜蜜定制”难免落入“援交”的深渊。

从前段时间的“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一事至如今的披着社交外衣实则提供“援交”的“甜蜜定制”,我们不禁对内含“社交性质”的网络平台提出质疑:如此以标签化的形式定义女性甚至物化女性,打着法律的擦边球、挑战着社会公序良俗的网络平台何以获得巨大的发展空间?有关部门是否对此类网站给予必要的监管和审核?目前,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的滴滴顺风车用户标签和车主评价功能都已全部下线。尽管“甜蜜定制”还未与相关社会事件勾连,但其不当的价值取向和运营方式亟需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这既是生活的安全所需,也是平等的性别观念所需。

2

“女子图鉴”:女性的奋斗故事不应成为影视作品的噱头和卖点

05262

最近,两部“都市向”“女性向”的网剧热播,引来不少关注,也引来不少争议。网剧所呈现的 “女子图鉴”。虽然是以在大都市打拼的职业女性为主题,也描摹了诸如面试碰壁、住地下室、一个人看病、一个人搬家等不少“漂泊族”可能经历的生活细节,但这些细节上的真实,却不足以支撑起整部剧的真实感与代表性。比如,其中一部“图鉴”的女主角从小城市来到大都会,没有经历太多艰辛,就开启了开挂的人生。第一次在饭局上见面的老板为她介绍体面的工作,一块创可贴就结识了事业上的贵人,大城市打拼的艰辛、职场的考验、一步步升级带来的自我实现,也都退位于各式各样的爱情桥段。难怪网友会感叹“看不到自己的生活”,甚至评价为“北漂版玛丽苏”。

此前一些同题材的高人气剧目,充分表现出观众对有能力、有主见、肯拼搏的独立女性形象的认可,因此也更让人期待中国版的“大女主”故事。如果虽想刻画女性的独立自励,但其人生不同阶段的跃升却总与男性紧密相连,难免让人在女性角色的行为逻辑与其所标榜的独立之间感受到一定的撕裂。再加上一些剧集中不时透露出的女性对物质的迷恋、在人情世故中的周旋、对捷径的迎合,都与人们期待的新女性形象相差甚远。正如一位网友所写:“夸大‘关系’、‘小聪明’和‘颜值’的作用,其实是在嘲讽真正的努力和上进”。

近几年,从“大女主”到“女子图鉴”,创作者看到了市场对女性独立这一题材的期待,于是蜂拥而上,但他们是否真正了解这种期待背后所反映出的女性社会地位的转变,是否真正看到了女性精神世界的成长,又是否真正关注女性权益的诉求?如果对这些问题没有深切的关怀,对女性的认知没有与时俱进的改变,仅仅是想利用“北漂”“沪漂”“女性独立”等热词制造噱头、寻找卖点,那么创作出来的作品,不仅会失去艺术的真实,更不可能具有与时代关切同频共振的强大生命力。

3

女性演讲者陡增:女性也可以成为传授者、引导者和激励者

05263

据报道,美国大学迎毕业季,多数顶尖大学都找来女性演讲。整体而言,美国前25大名校今年请到的演讲者,女性占近60%。

美国名校耶鲁大学今年邀请到美国前第一夫人及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麻省理工学院则请到社交网络公司“脸书”女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范德堡大学邀请美国男星乔治·克鲁尼的人权律师爱妻阿玛尔·克鲁尼,达特茅斯大学则挑中印度裔美国女星敏迪·卡灵。

相较之下,过去19年来,这些学校只有四分之一的概率会在毕业典礼上邀请女性演讲者。

优秀女性走在前往名校毕业典礼演讲席的大道上,这是一件小事也是一件大事。说它小,是因为不过是一场演讲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说它大是因为没有比较就没有察觉——以前的这一数据只有四分之一,四分之一与60%之间隔的是一大步。并且这一数字得来不是纯属偶然,而是这些名校孜孜以求明确寻找的结果,如田纳西州曼菲斯专门寻觅大咖演讲者的公司Executive Speakers Bureau的负责人薛尔帕所表示:“对白人女性和黑人女性的需求变大许多,我们正极力从数据库中找人。”

今年获得青睐的女性演讲者分别来自政坛、企业界、体坛和艺术界,反映出性别背后的多元性。非裔电影导演阿娃·杜威内将成为10年来首位到美国康乃尔大学毕业典礼发表演说的有色人种女性。此外,菲律宾裔美国海军女中将波诺则将前往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演说。

曾经,如同在传统社会其他领域所见的,高校演讲席上的女性演讲者也是不那么多、不那么常见。但是,现在风向变了,女性演讲者多起来了,而且是陡然多了。